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教学研究 >> 文章正文
东莞历史教学论文选登 2
作者:东莞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3-28

 

为“失魂”的战争史教学找回灵魂

——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一课为例

望牛墩中学  温芳桃、潘兴

 

“当我们置身于那个时代,我们会发现,事情比想象中复杂得多。”

《拉贝日记》里,拉贝挑选20条生命前的勇敢而无畏的人道主义关爱。

《辛德勒名单》里浮动的红色——那个被残忍杀死的小女孩,还有战争结束最后一刻离别时,辛德勒因自己保留汽车未能夺换一条生命的悲恸自责。

《红樱桃》里,中国小女孩楚楚遭受磨难后身上被刻下无法磨灭的纳粹纹身。

《安妮日记》里在密室里艰难生活却乐观向上,最终难逃一劫的小安妮。

《美丽人生》里用谎言和生命保护儿子心灵的伟大父亲圭拉。

《钢琴师》里废墟城市中顽强生存、在死亡威胁面前弹出尊严的斯皮曼……

 

翻看已尘封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我们的心仍感窒息,似乎还有未散尽的浓浓硝烟在拷问着人类的罪与罚;又残存一丝庆幸,庆幸最艰难情况下仍有文明的曙光,庆幸后来有许多人都在反思世界大战。然而在战争游戏充斥网络的今天,在战争被异化的和平年代,我们学生眼中的二战是怎样的呢?

 

一、缘起——“失魂”的一战

“老师,世界大战好爽啊!”

本次课例研究缘起于潘老师的科组交流课初三年级《第一次世界大战》。课后,老师们异常踊跃地对主讲教师提出了批评意见,这些意见首先集中在教师对战争过程的处理上,教师们发现潘老师在讲一战过程时,学生显得很兴奋,似乎“很希望打仗”,当他们观看宏大战争场面的视频时(飞机、坦克、炸弹之类的),他们会惊呼、震撼,热情与激动的情绪溢于言表。甚至有同学直言:“很爽啊!”老师们认为,学生“看好戏”的心态体现了旁观者的倾向,大人物在战争中的凸显体现了英雄主义倾向,战争的游戏化体现了潜在的“暴力美学”倾向,这三种倾向都不利于学生形成正确的情感态度与价值观。

授课教师潘老师在反思中谈到,当我们深入研究一战的时候,置身于那个时代,就会发现,一战的情况远比我们想象中复杂,如战争爆发的深刻原因、进程中的故事、当时各界的心态和战争对人们的伤害等等。但教材对战争的教条化叙述模式使得战争缺乏真实的矛盾冲突,战争中的参与者要么被忽略成为无生命的冰冷的战斗机器,要么被凸显为纵横捭阖的战争英雄,这造成了学生对战争的片面认识:大战的发生、发展是那么的短促,结局是那么的简单!他试图通过创设情境让学生站在当时的立场上感受战争为何来临,但是效果似乎并不理想。

无独有偶,初三的另外两名历史老师在教授同一课时也出现类似情况,有个学生在听完课后,追着出来问:“老师,什么时候上二战?”教师反问:“你对战争史很感兴趣吗?”学生答道:“是呀,我觉得打世界大战好爽啊!”。

为了更科学的印证问题,我们对初三的两个班进行了课后问卷调查。结果如下:

75%的同学对世界大战感兴趣,但42%的同学对战争的关注在于场面刺激,62%的同学关注战争过程中有趣的事,只有20%的同学关注战后的问题。这无疑反映了学生对战争关注点集中在战争的场面叙述,而非战争本身的思考。

由此可见,《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授课在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目标的引导上是有缺失的。战争史教学如果没有正确的价值观做引导,越是激烈的战争场面越将刺激学生年少而骚动的心,激发他们的将不是对战争残酷性的反思,反而是一种无知的冲动;战争史教学如果不贴近学生的视角,宏大的战争场面并不在学生大脑反映为民生的凋弊,战争决策者的纵横捭阖也未必能成为学生可借鉴的历史智慧,反而有可能滋生“一将成名万骨枯”的极端个人英雄主义;战争史教学如果只有国家没有个人,只有战争机器没有人性,所谓的“和平教育”也只会是“狭隘的和平”、“空洞的和平”。我们不希望二战史的教学继续助长学生对战争的简单化的、错误的认识,更不希望我们的历史课培养出希特勒的崇拜者。“失魂”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教学为下一次集体备课提出了主题:我们应当培养怎样的战争观?如何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教学内容的处理上更好地实现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目标?而历史教育中的情感态度与价值观也不是独立存在的,同时也涉及史学能力和史学思维品质的培养,因此,我们要寻找的“魂”就是学生应该以何种立场、观点和方法去认识和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

 

二、找寻——“灵魂”在哪里?

明确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教学关键在于解决“学生应该以何种立场、观点和方法去认识和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问题,科组长安排了集体备课的时间和任务分配,除了查找资料外,要通过三次集体讨论形成“精备—授课—反思”研究三部曲。

潘老师在第一次设计时,仍按照课本的编排顺序设计宏观描述战争过程,希望在“战前的形势分析—战争中法西斯的暴行展示—战后的反思”三个关键环节中,穿插翔实的史料,使学生认识战争的残酷性,体味和平的可贵,通过感受法西斯的暴行,认识和平来之不易。方案分两课时完成,授课过程由六部分内容组成。

一、“谁挑起了战争?”

二、“和平真的到来了吗”

三、“法西斯在全球范围内的胜利”

四、“正义的联合”

五、“转折与胜利”

六、“和平——我们不是旁观者。

在讨论中,全体历史老师各抒己见,在许多问题上展开了争论,就潘老师的初步设计提出了许多疑问。

 

问题一:只有“战争之国”没有“战争之人”?

按照传统的宏观历史平铺直叙的思路,战争的细节淹没在宏大叙事当中。学生在教材中二战史里,只见战役不见士兵,只见国家不见百姓,刀光剑影,炮声隆隆,战中微观的小人物命运掩盖在战争的鸿篇叙事中。初中学生作为一个成长中的个体,处于心智发育未成熟阶段,恰恰是关注感性多于理性,关注故事多于关注规律,关注细节多于关注框架,他们对宏大的“国家”概念距离太遥远,这样怎能对战争有更细致的认识、怎能对法西斯的暴行感受深刻?

二战战士的墓志铭里有“To the world,you are just a soldier,but to me,you are my world!”(对这个世界来说,你只是一个士兵,但对我来说,你是我的全部!)德国普通村庄的二战纪念亭,上面有战时普通妇女的期盼“I’m still waiting for you to come back!”(我还在等着你回来!)这些细节可以让我们看到战争中普通人的身影,正是这最普遍的人性唤起了人们对和平的向往、对战争的厌恶,人性的唤醒胜过任何华美的宣传和有力的口号。所以,教学中既要有反映战争宏观发展的描述,也应该选取一些学生能理解的普通人物的故事,通过他们的亲身经历方能深刻揭示二战残酷的一面。

 

问题二:是教师的情感还是学生的情感?

授课教师设计中本课的情感态度与价值观定位为“认识法西斯的残暴,体会和平的可贵”,老师们质疑这是否太过刻意和狭窄?二战的历史非常复杂,丰富的历史给学生启示也将会是十分丰富的,正如潘老师所说:“当我们置身于那个时代,我们会发现,事情比想象中复杂得多。”这些复杂的情况给每个学生的感受都有可能是不同的,到底学生真实的情感体会是什么?老师是否充分地意识到这种丰富性?如果没有处理好预设与生成的关系,学生对教师的刻意引导很敏感,他们会“想老师之所想、说老师之所说”,最后可能只是重复教师的话语,而没有形成自己真正的看法。如果是这样的话,情感的落实也仅是局限于表面。

问题三:选择哪些教学素材才能让学生产生共鸣?

参与讨论的邓老师说,他在上抗日战争时穿插自己爷爷的亲身经历,学生特别起劲,这是否意味着真实的故事能够特别的感动人?认知心理学认为离自己近的行为更能影响自己,那么,在本课教学中教师可以从哪些角度寻找离学生更近的二战史料?是从年龄视角还是地域视角?或是事件的典型性?同时,在汗牛充栋的二战史料,重点是寻找视频资料还是用文字资料?如果切入的视频片段仅仅是展示战争纪录片,学生看视频就像外行人看热闹,是否会不利于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实现?

问题四:课文的知识目标繁多,如何兼顾情感目标?

翻开北师大版二战史的教材,教师们发现课文对战争过程的叙述非常详细,从战前法西斯的崛起---战争的全面爆发---战争的扩大---战争的转折---决战的来临---战争的结束,几乎重大事件都有涉及,整整占了3个课时,教学容量非常大,知识目标非常多。说课教师也认为,如果二战过程中的重大事件都要讲述的话,就会削减历史细节的讲述空间,很难兼顾情感目标的落实。教师们普遍认识到事件史的叙述方式对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形成有消解作用,个体在以事件史为核心的教学中,地位微乎其微!

在进行了深入讨论后,大家对于以何种立场、观点和方法去认识和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似乎依然没有找到确定的答案。在处理二战宏大的史实与战争细节的感受之间始终存在冲突,无论是课时安排还是教学框架,抑或是史料的选择,老师们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起到“四两拔千斤”的功效。

最后,潘老师在二战的资料、书籍、影片中潜伏了一个星期,细细研磨,又跟其他教师数次交流,最终形成了自己的思路。在课时处理上决定对初始教案进行简化:

 

分成两个课时,

第一节用简化的教案完成对大战进程的基本介绍,第一节课的中心在于解决知识目标和能力目标;

第二节课构建战争中小人物的故事,通过生动的片段、插入触动学生心灵的视频来展现战争下芸芸众生的命运和情感,

第二节课的“灵魂”在于让学生感受战争中人性,让学生认识战争的残酷。

 

三、获得——“战争就像人类心中的一根刺”

在第八周教研活动时间,潘老师在初三(10)班进行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实验教学。

第一课时里运用宏观叙事,采用提纲擎领的方式,以时间为顺序,介绍二战的全面进程,完成知识和能力目标。

第二课时里,采用微观神入方法,选择了电影《安妮日记》和《钢琴师》两部二战题材电影作为切入点,他将故事的焦点集中在了两个人物上,一个是出生在德国的犹太小女孩安妮,另外一个是生活在波兰的钢琴家斯皮曼,以这两人的故事来展现微观下的二战。

整节课分成两部分讲述两个真实的人物故事:安妮的故事和斯皮曼的故事,前者按大战的进程,用《安妮日记》中的史料,分三部分介绍安妮的故事:“生不逢时——密室生活——走出密室”;后者用视频“家庭巨变——艰难求生——再见钢琴”两部分介绍斯皮曼的故事,让学生从宏大的战争叙事走进战争中个体人物的世界与内心,从而对战争产生新的认知。

通过一段时间的研讨和这次实验教学,老师们对本课的教学思考了以下几个问题。

问题一:如何处理战争宏观框架与微观叙事的结合与衔接?

如果说教材为战争的宏观叙事提供了基本框架,那么,选择怎样的微观叙事框架就成为授课教师教学设计的难点。潘老师在讨论后做了大量相关资料的阅读,观看二战的经典电影,决定选取二战中真实人物的故事作为第二节课的教学素材。整节课分成两部分讲述两个真实的人物:小女孩安妮的故事和钢琴家斯皮曼的经历。选取安妮的故事是因为安妮的年龄跟初中生相仿,《安妮日记》行文的风格容易被学生接受,安妮看问题的角度与现在的中学生也有可比性;选取钢琴师斯皮曼的故事,可以采用视频资料,学生分别从文字和视频角度了解两个故事,不容易产生疲劳;在时间的安排上,重点放在安妮的故事上,有安妮的故事作铺垫,对理解钢琴师的弹奏片段才显得顺势而为!

1929年,安妮出生。美国爆发的经济危机,遍及资本主义世界。

1933年,安妮四岁。美国的罗斯福总统上台,实施新政,带领美国人走出危机。德国的希特上台,开始了法西斯统治。犹太人开始受到迫害,许多犹太人开始离开德国,其中包括年轻的爱因斯坦,这位后来历史上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去了美国。安妮一家为了逃离希特勒的魔爪,迁居荷兰,从新生活。

1938年,安妮一家看到新闻“张伯伦举着文件说,和平已经到来”。

1939年,安妮10岁,德国闪击波兰,战争爆发了。

1941年,安妮12岁这一年,德意日法西斯在全球范围内取得胜利。日本成功偷袭美国珍珠港,意大利在北非节节胜利,德国占领了苏联大片重要领土,征服了欧洲。荷兰也在五天之内被打败。和其他犹太人一样,安妮一家在荷兰也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按照传统的教法,老师上完第一课时就已经完成教学任务了,但是我们放弃了这种没有“灵魂”的事件史教学方式,力图在第二课时的教学里让学生感受到一个有真实人物苦与痛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因此,在第二节课的导语部分阐明学习的意义就特别重要。

在策略上,一是采用引言过渡的方法:“二战成就了罗斯福、斯大林等人的不朽功勋,也让许多生灵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下面让我们关注二战下的芸芸众生,了解两个小人物的故事。”二是将二战历史大事件与小人物的经历联系起来,以时间和年龄为联系点,把安妮的成长年龄与当时重大人物的活动、重大历史事件联系起来,概述介绍大背景,详述小故事。

问题二、选择怎样的历史细节帮助学生感受到人性?

在思考“以何种立场、观点和方法去认识和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一问题时,老师们都考虑到了“人性”这个关键词,让学生通过小人物的故事体会到战争中人性的可贵,无论是《安妮日记》里关于“坚信人性是善良”还是“斯皮曼弹出了人的尊严”,都体现了人在最危难时对生的希望、对善的追求,对尊严的维护,人性的坚强与残酷的现实激烈地斗争着,反衬了战争的罪恶与和平的可贵。但是这些认识通过说教只能是一些“事实性观念”,而不会成为学生认识问题的能力,因此,选择恰当的历史细节对教师的教学提出了挑战。

例如,教师在观看电影《安妮日记》和《安妮日记》一书时,发现了很多资料。选择最有代表性的几类材料。

材料一:体现犹太人被歧视和迫害的材料

我们的自由被一连串的反犹太命令严格限制:命令犹太人身上要佩一颗黄星;……犹太人禁止搭电车;……犹太人在下午三点到五点之间才能买东西;…… 这也不准,那也不准……我现在什么事都不敢做,怕做到不准做的事情。

凌晨5点半,我们起床开始收拾东西。我们穿了好多好多衣服,就像是我们要去北极一样。像我们这样的犹太人,谁还敢带着装满衣服的箱子走在外面?

材料二:体现安妮对未来生活确充满向往的材料

“我得学习,才不会变成蠢人,我要上进,将来要当个新闻记者或者作家,这是我的愿望!”

C、体现小安妮特定年龄下积极向上心态的材料

“天啊,这是个多么美丽的女孩啊!”

通过提问构建学生与故事或者文本之间的交流。如“安妮在密室里生后要解决什么重要的问题?”“小安妮的愿望是什么?”“安妮是一个怎样的女孩?”

问题三、如何有目的的使用高质量的视频?

老师截取了用斯皮曼真实经历拍成的电影《钢琴师》中的高清DVD片段。这里包括两段:一段是德国人用坦克摧毁城市建筑,杀清剩下的平民,而斯皮曼九死一生的惊险场面。第二段是改变斯皮曼命运的一刻:斯皮曼在饥寒交加和死亡威胁中为一位德国军官(后来军官帮助了他)弹奏钢琴证明自己是钢琴师的场面。原因是学生可以通过观察斯皮曼的外貌、动作、心理状态来体会战争的深层问题。

通过集体备课,第三周,潘老师展示了备课成果,第二课时的教学效果令人振奋。

课堂在前所未有气氛中推进,听课教师和学生都被授课教师所讲述的故事深深吸引,如果说学生们在听安妮的密室生活还觉得好玩与佩服,到讲述到走出密室的时候已经是屏住呼吸,大家被安妮的故事深深震撼。

密室生活

师:密室的生活开始了。密室里的躲藏者,除了安妮一家四口人外,还有四个犹太人。他们来自两个不同的家庭。对于这样的生活安妮是怎么想的呢?

 “你一定想听听我对躲起来过日子的想法。这个嘛,我只能说我还不是很清楚。我想我在这幢房子里永远不会觉得宾至如归,不过这并不表示我讨厌它。我们很像在一幢奇怪的公寓里度假。”

师:在密室里生活真的是度假吗?要注意什么问题,或者会遇到什么问题?

问题一:怎样不被人发现?(安全问题)德国警察(盖世太保)悬赏犹太人,凡事检举揭发者都能获得2500荷兰盾的奖赏。

学生:思考并提出各种意见

师:安妮在日记中写到

为了掩人耳目,躲藏者们制定了《密室公约》——“为了公共安全计,房客们必须高度警惕。”如:所有时间小声说话、上班时间不得使用厕所、不得在房间里随意走动……”

“白天,我们不得不低声说话、小心地挪着脚步,不然会被库房管理员发现……”安妮在日记里描述了这种令人窒息的恐惧。

问题二:吃喝拉撒 怎么解决?

吃饭:在朋友帮助下到外面购买,担心大量购买食物会引人怀疑,还得到黑市(秘密)去购买,食物以干豌豆和大豆为主。有时候没有食物,只能吃辣椒。

拉撒:遇到厕所堵塞 (把屎掏出来,臭了三天),白天不能动,忍着。

洗澡:轮流洗澡也不能解决问题,不得不找人帮忙把风,拿个小盆在书房或者其他地方洗澡,几乎没有隐私。

问题三:安妮而言,一个正在成长中的人,还需要解决成长中的问题?战争会给人带来阴影吗?

“……妈妈、姐姐和我轮流穿三件同样大小的衣服,可是我的太小了,都盖不过肚皮。”安妮一年多时间长了十公分。

一车车的犹太人被纳粹押上卡车,运往集中营;夜深人静时,她经常被窗外的枪炮声惊醒;楼梯上的一点脚步声,都让她心惊胆战……

师:可是,生活艰难的小安妮还有自己的梦想~~~。

“我得学习,才不会变成蠢人,我要上进,将来要当个新闻记者或者作家,这是我的愿望!”

安妮每天用在读书上的时间不下数个小时。她读希腊、罗马神话,学习速记函授课程,自学法语并翻译文章,学习父母规定的英语、数学、历史。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她竟编写了十几万字的读书卡片。她还积极地学习芭蕾舞。

“天啊,这是个多么美丽的女孩啊!”

师:安妮的梦想是什么?

生:成为一名作家

师:在这种情况下,死亡随时都可能发生,安妮为什么还要坚持学习?

生:因为她有梦想(和平到来之后,可以实现梦想!)

师:十三四岁的小安妮把自己的相片贴在墙壁上,看来,她有点自恋哦 呵呵

师:就这样安妮等人就这样艰难地在密室等待着。在这段时间内,苏军在斯大林格勒会战和美军中途岛战役的胜利使战争发生了转折。

1944年6月6日,随着诺曼底登陆,盟军三面夹击德国,胜利指日可待。安妮从广播中听到,荷兰政府打算把人们的信和日记搜集在一起出版。于是,她在日记中许愿,战后她将出一本书,书名就叫《密室》。这个时候安妮一家已经在密室里艰难的生活快两年了。

师:可是他们并没有等到这一刻。

在安妮故事的充分酝酿下,聆听斯皮曼钢琴演奏的高潮部分学生们的表情显示投入而紧张,好像都懂了——斯皮曼弹出了人的尊严!从学生们投入的神态和课堂气氛可以看出,这是一节与众不同的课堂。故事讲完的时候,教师布置了一道题目,写一篇短文,主题是:“学习了安妮和钢琴家的故事之后,你有什么感想?”教师并没有给学生以任何暗示或“明示”,希望学生得出什么固定的启示,从学生上交的短文可以发现,这是一节成功的历史课!

战争就像人类心中的一根刺,虽然痛,却时时还有人拨动它——智滔

安妮的坚强和乐观让我不由得肃然起敬。——晓诗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念对待战争。有的人选择放弃生命,有的人勇敢生活,有的人希望战死沙场。战争有千年不变的沧桑,给人带来无尽的悲伤、无尽的害怕,战争,一个让人不安的词语。

——心华

钢琴家的故事中每一幕(片段)都让我震撼,我的心情此起彼伏。逃难、面对生死的无奈,都是因为战争啊!如果没有战争,一幕幕悲剧有怎会上演?为了权为了势,人类就自相残杀,哎,我也感到无奈。感谢老师让我有机会听到这些平凡人的不平凡的经历。从他们身上我感到很多做人的道理。                          

——美欢

最经典的是钢琴家用双手去弹奏出沁人心脾的钢声,那声音如一滚滚波涛向我袭来。我感人到了死亡的时候也能做出伟大的事情!      

——笑苏

   安妮13岁时就开始忍受痛苦艰难的生活,但她仍然对世界充满希望,相信世界是善良的。我们应当珍惜现在的和平生活。

——志东

安妮和钢琴家的故事让我真真正正地感受到战争是一场的悲剧!         

——莫丽娟

这是一节意义非凡的历史课,那种悲伤,那种痛恨是前所未有的,别让这样的悲剧重新上演!                                                                                               

——艳芳

 

四、搭建——心灵天桥

1、让真实的历史细节浸润学生的情感 

学生为什么对战争表现为兴奋、刺激,面对战争带给人类的痛苦觉得好玩,甚至发笑?是否因为他们清楚知道这些事情都与他们无关?安妮、皮斯曼这些小人物的亲身经历为何能触及学生的心灵?因为通过细节我们建构了历史与学生的某种相关性,一个如此美好的同龄人,一个泪中含笑得凄美故事,一个典型的实际上又有普遍意义的案例,唤起了同学们的共鸣!渺小的个人被时代操纵着命运!让我们再来详细分解一下安妮和斯皮曼的故事,真实的细节体现为什么呢?原来是特定条件下生存与发展、亲情与友情、执着与追求、生的权利和获取尊严的权利!将这些东西以悬念的形式展示时候,学生就有了人性的共鸣,不一定是宏大的国家,不一定是时时处处高亢的口号,但却让让学生们神入历史?

2、让开放式的价值引导成为有益的尝试

需不需要给学生一个非常明确的价值引导?相信很多老师授课的时候都有如此习惯,本节课要培养怎样的情感态度与价值观,会很明确的把要点说出来,但我们在此次课堂教学中,由于时间问题,却没来得及这样做。从课后学生提交的课后感想看来,学生在这节课的收获远远超越了主备教师的预设。有学生收获的是主人公的一种积极乐观的心态,有的学生收获一个人应该保有作为人的尊严的态度,有的学生收获要珍惜和平的想法,更有学生在庆幸自己生活在和平的年代等等。这是否可以让我们这样理解:教师要大胆地在课堂留白,留出尽可能多的净学习时间,给学生思维的起点,但不要限定他们的思维终点?这样的教学也许更符合历史教学的人文追求。

3、让“眼光向下”的社会史研究范式影响我们的课堂

在历史教材相对滞后的情况下,中学历史教师应当及时地吸收史学前沿的成果,关注史学研究的动态,继革命史,思想史,经济史研究的热潮后,当代的历史学者更多地关注社会史的研究。从“眼光向上”的研究,转为“眼光向下”的解读,这样的解读方式更加关注人们日常生活,更加贴近普通的人群,也更加贴近学生的心灵,同时改变了我们备课的思路,但是如何将这一原则在中学历史教学中加以应用?如何选取有益的社会史的素材进入课堂?选取《安妮日记》《钢琴师》两个故事只是一种的教学尝试,如何更加纯熟地在教学中应用,还需要大量的拓荒之作。

4、让信息时代的知识目标适当弱化

在信息化全面普及的当下,各种资讯非常发达,学生可以很方便地通过手机,电脑等现代化的工具查找历史的大事件。百度搜索的口号是:“百度一下,你就知道”!从某种意义上说,网络搜索引擎的作用已经替代了老师的部分工作,而且对知识的传播更为便捷。在学生有可能自助完成部分知识目标的情况下,教师如果把大部分精力仍然投放在二战具体事件的讲述之上,无疑对情感目标起到相当的消解作用。网络时代什么是搜索引擎没有办法取代的呢?我们认为是情感的培养,人文精神的熏陶,我们期待新时代的中学生手握科技的利器,但是更有人类的悲悯情怀,更能突显人性的责任,更能反哺养育我们的大地!所以在二战的教学中我们作了尝试,将知识目标相对弱化,着重对学生情感的培养!

5、让教师成为一个思想者

历史学科作为一门人文学科,其人文教育的价值能否通过“磨课”磨出来?笔者始终持怀疑的态度。“磨课”磨“技巧”也磨“内容”,但真正有价值或者是有启发的问题能磨出来吗?当一门非常客观的学科以一种非常主观的解读呈现的时候,价值是否已经不在于事件的本身,而在于解读的人如何解读?从这个角度看来,解读历史的这个人起至关重要的作用了,教师的授课与学生分享了阅读,分享了人生,很难想象没有悲悯情怀的人会对二战进行深度思考,国内有很多好的历史课是因为有很多善于思考人类本身的好老师,欲培养学生好的情感态度价值观关键在于教师心中有丘壑,求真不伪善,欲“磨课”先“磨人”。罗素在《我为什么活着》译文中写道:三种纯洁但无比强烈的激情支配著我的一生“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爱情和知识,尽其可能地把我引上天堂,但是同情心总把我带回尘世”,感慨哲人令人高山仰止的情怀,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