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历史天地 >> 文章列表 >> 文章正文
刘汝明:历史怎么会是这样呢?
作者:刘汝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2-28

 


我的神啊!历史怎么会是这样呢?

刘汝明工作室的博客


 
从小没什么书可读,但每次读书就爱思考一些细节问题。


我们的史书上记载,张、杨两位将军为促蒋抗日救国,谏阻蒋介石放弃内战政策,联合红军抗日,蒋介石断然拒绝。张学良、杨虎城遂联合行动,与12月12日发动兵谏,在华清池内进行了一场激战,蒋介石在寝室听见枪声,从后窗仓皇出走,越后墙而过,跃入深沟,碰伤脊背,由侍卫搀扶上山,匿身于西绣岭虎斑石处的草丛中,被搜山部队发现,扶掖下山,送往西安。有一疑问跟随我好多年了:在西安事变中,蒋介石跑到骊山的一块岩石下躲起来,他当时想了些什么?


去年读了《民国采访战——《纽约时报》驻华记者阿班回忆录》,是美国记者哈雷特·阿班写的。不知算不算找到了答案。


那天阿班想找宋子文了解中国预算案中的海关税收的相关情况,找电话,宋子文不在家,到孔祥熙家去了。又想找澳洲人端纳(原张学良的顾问,当时是蒋的顾问)聊聊,也到孔家去了。接着打蒋夫人的电话,得到的答复是“去孔博士家了。她刚走不久,看上去很急,紧张得要命。”阿班打了几遍才把电话打进孔博士家,端纳和宋子文先后接电话。宋子文告诉他,蒋介石将军被劫持了。这是上海时间晚上九点,纽约已经上午九点了。通过时代广场上的霓虹灯字幕,阿班把这个特大新闻在纽约向世人报道了。


1937年初,阿班通过竞买得到了蒋夫人写的西安事迹回忆录。手稿中,蒋夫人特别强调总司令在被囚禁期间,认真阅读《圣经》,并在那段艰难的时期,加深了对基督教的信心。阿班当时想,“对蒋介石这种人,基督教到底意义何在”。一次利用在杭州西湖边蒋的别墅做客的机会,阿班当面问起蒋介石。总司令讲了那段极不寻常的经历:


我睡在华清池北面的一栋房子里,紧靠着后墙。凌晨4点左右,我被南面院子传来的枪声和叫喊声吵醒。我自己的卫队人数不到一百,都很可靠,我便猜想是有人要来行刺。


我不喜欢穿整齐的睡衣裤,睡觉时爱穿你们美国人说的那种老式长睡袍。被吵醒后,我从床上跳了起来,来不及换衣服,直接蹬上一双中式的布拖鞋,套上一件深灰的绸面薄棉袍,便跑了出去。因为是冬天,早晨天还是黑的。我朝北面的围墙跑去,拼命爬了上去。那墙大概有八九英尺高吧。


爬到墙顶后,我就两手抓住墙的边缘,身子慢慢放下去,然后一松手,落了下去。原以为也就八九英尺高,谁知墙的北面外是条护城河,这一掉下去,足足近三十英尺,我是一点没有准备。


我跌进护城河底,身上刮破了,撞得也很厉害,布拖鞋也不见了。我的尾椎骨撞得很重,直不起身,只好手脚并用,从沟里爬了出来,痛得钻心。地面到处冻得硬邦邦的,北风冷得刺骨。到处都是一摊摊未化的积雪。


我慢慢爬到了华清池北面的小山上。天色渐渐变白了,我到处找地方躲,却是徒劳,周围连棵藏身的树都没有。华清池里还在战斗,我的卫兵人数不敌叛军,边打边逃,叛军一路追赶,枪声渐渐朝山坡方向移了过来。我相信自己是逃不了的,一定会被害,那一刻真是非常的绝望。


接着,我的信心又回来了,开始长时间真心祈祷。我向上帝认罪,坦承自己的缺点,祈祷说,要是上帝真的选择我领导中国走向获救,他就会显灵,将引往安全之路。


我睁开眼时,天色理工亮了。不远处,有两只白色的野兔。我知道上帝果真显灵了,那两只兔子,将会把我引往安全之地。我跟着它们,蹒跚地走在山坡上。它们一停,我就平趴在地上休息。最后,它们躲进了一块大石后面。我跟着爬到石头跟前,发现那石头下面正好有足够地方,可以让我藏身。


不久,叛军恢复了秩序和军纪。他们在大石下发现了我。没有杀我,也没有折磨我,只是把我带回了华清池。后来,他们又把我带往西安城里,把我囚禁起来。


听完总司令的讲述,阿班写道,“在西安,总司令被关押在张学良总部。他不吃饭,不喝水。尽管伤得不轻,饱受折磨,却将医生拒之门外。对劫持者提供的服务和物品,他也一概拒绝,只提出一个要求,让他们送来了一本《圣经》。他汤也不喝,被套床单也不许人来换,澡也不洗。被抓的头几天,他不与劫持者说话,不进行任何谈判。醒来的时候,只一门心思读《圣经》。直到几天后蒋夫人飞机抵达,这一切才告改变。总司令深信,他是上帝选定之人,将带领中国走向最终的救赎。至今为止,无数事件表明,他这一崇高信仰,是有充分根据的”。


蒋总司令当年住的地方叫五间厅。五间厅建于清朝末年,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慈禧西逃曾驻跸于此。1934年曾加以修葺,成为高级官员游览休憩的场所。1936年10月、12月蒋介石两次入陕,以华清池为“行辕”,下榻五间厅,在此策划高级军事会议,强迫张学良、杨虎城两位将军率东北军、十七路军进攻红军。五间厅由西往东依次是:秘书室、蒋介石卧室、蒋介石办公室、部署进攻红军的会议室、侍从室主任钱大钧的办公室。1987年,老师带我们去参观时,据说各房间办公室用的桌子、椅子、床、沙发、茶具、火炉、地毯、电话等,均按原貌复制摆放。五间厅的玻璃窗、墙壁上,还留有兵谏发生激战时的弹痕。


哦,是神指引了总司令,是信仰支撑了将军度过了那艰难的时日。


前几天读吕一民写的《法国通史》,也发现了一个类似的故事。496年,法兰克人的保护神克洛维迎击上来茵河的阿勒曼人的进犯。两军交战后,克洛维的军队连遭重创,濒临全面溃灭。这时,克洛维向耶稣基督高声喊道:“我以一颗赤诚之心向您祈求,请您荣施援救。如果您赐我战胜这些敌人,使我从亲身的体验证实那些献身于您的人所宣称业已证明的那种力量,那么我一定也信奉您,并且以您的名义去领洗。”正当他高声祈求时,阿勒曼人突然不战自溃,并杀死了自己的国王,向克洛维俯首称臣。克洛维没有食言。他凯旋后不久,在是年的圣诞节亲率3000亲兵在兰斯接受雷米主教给他们施洗礼。吕教授记述的这件事来自都尔教会主教格雷戈里的传世之作《法兰克人史》。克洛维建立的法兰克王国的第一个王朝人称墨洛温王朝。墨洛温王朝在法国历史中占有两个世纪。影响法国历史的不是她刀光剑影的征战,而是罗马化的高卢社会和法兰克社会的逐渐同化,两种文化、两类居民缓慢的悄悄地融合。在法兰克王国前,高卢被罗马帝国统治,高卢罗马化的标志是奴隶占有制的生产方式的确立和发展。罗马帝国覆灭后,克洛维率先皈依基督教,自然得到了罗马基督教会和罗马贵族的支持,这对他建立法兰克王国有极大帮助。


主教记述的故事可能有虚构的部分,目的是想借此提高教会的威信。但是,这次上帝真的选择了克洛维。欧洲历史、法国历史进入了新的篇章。而总司令最终失去了他的统治地位,被上帝抛弃了。


正如《武林外传》中佟掌柜说的:我的神啊!怎么会是这样呢?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