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历史天地 >> 文章列表 >> 文章正文
纪连海:全国著名的非著名历史教师
作者:纪连海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4-1

 




全国著名的非著名历史教师:纪连海


    北青网  中学时事报   

   本期出场

  1965年1月15日生于昌平。赶大车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大字不识,但智商不低的纪连海以很高的分考上了北师大。1986年7月毕业后分到昌平教书,偶然的机会,看到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招聘历史教师,“可能因为我是男的,北师大二附中历史教研室原有的教师都是女的,她们需要一个壮劳力来干点儿活,比如说,换饮水机上的水桶。”(纪连海语)从此在这个讲台上他成长为高级教师、北京市骨干教师,并因在《百家讲坛》讲《正说清朝二十四臣》而一炮走红。

  他创下了《百家讲坛》开播5年来的最高收视纪录。他是耀眼的“学术明星”。他出的书跃上排行榜。他频频见诸报纸、电视,他还走进一部部影视剧……其实,他就是一位普通的中学历史教师,可这些还不是他的全部……

  ■我只想本分地做老师

  学通社:作为一名历史老师,您的出名却是因为上了《百家讲坛》,而不是教学。您觉得是幸运还是尴尬?

  纪连海:我常说我是“全国著名的非著名历史教师”,应该就是这样吧。

  学通社:那出名了对您继续当老师有什么样的影响?

  纪连海:其实我说实话还是为此付出代价了。原来我和我的学生是朋友,是“哥们”,经常说“咱们一块怎么怎么样”,但是现在完全不同了!他们觉得我现在是个公众人物,我上过《百家讲坛》,所以对我毕恭毕敬,不再和我交心。尽管我在各种场合都说我是一个老师,但现在还是有学生和家长对我持怀疑态度——你能在这个岗位上呆多久?我想,我会用我今后20年的教师生涯来作答。

  学通社:您部分的商业化工作会不会对于您的教育事业有影响。

  纪连海:我想不会,我现在已经比较少参加活动了。而且我一般是在周末参加活动。我参加活动的标准是有没有的玩,我这个人喜欢边玩边做研究,“行万里路”嘛!

  学通社:那请问您觉得做老师最重要的是什么?

  纪连海:这是别人常说的:一碗水端平。我觉得其实教育也不是万能的。孔夫子弟子三千,只教出贤人72个,那剩下的2928人,都是被社会“淘汰”的。每个班都有最后一名,而对差生采取什么态度,却是最值得我们考虑的。可以这么说,我这么多年只有一点做得不够,就是对那些“好学生”不够好,我所有的朋友都是班里的差生。真抱歉!

  学通社:那您在教书过程中遇到最神奇的事情是什么呢?

  纪连海:那是在昌平二中教书的时候,我所带班级成绩总是全区第一。有了这样的成绩,我每接手一届高一学生的时候,便忍不住称赞一下自己:你们可别小瞧你们的老师,别看长成这模样,特牛,特有本事。不信你们街上打听打听,没人不认识我的。你们记住我这张脸阿,将来一定会火。

  学通社:学者、老师、明星,您更喜欢生活中的哪个角色,为什么?

  纪连海:老师,因为我曾写过《大师三题》,但我看我是做不成大师了,还是本分地做老师吧!

  学通社:那您觉得“本分”应在何处?

  纪连海:主要就是尽一个清史爱好者和人民教师的本职吧!我在别的节目也曾说过类似的话:其实为人师表的标准很简单:传道、授业、解惑,如果三项都做到,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老师,如果能做到其中一项,也是了不起的,无论是在孔夫子时代,还是在21世纪的今天。

  ■理科班学生更需要恶补历史思维

  学通社:很多同学喜欢您的讲课方式——带着浓浓北京味儿,把故事当成单口相声讲,这是您刻意形成的风格?

  纪连海:没有,我从小就爱听相声,也爱听评书。教课后,看到经常有学生上课就睡着了,我有点不服气,就想能不能用相声类语言讲我的历史课呢?所以我就买过一本相声段子研究,借鉴人家的经验。

  学通社:您现在在北师大二附不教文科班,您不觉得这对文科班学生是一种损失么?

  纪连海:恰恰不,因为我认为理科班的学生才更需要恶补历史思维。

  学通社:回首您的中学时代,什么给您留下了深刻记忆?

  纪连海:在高一的时候,我们公社来了个下放的语文老师,人长得很漂亮。我以前作文很不好,但是自从她来了之后,我就很认真地听课。之后写了一篇《内蒙访古》,还被选作范文呢!这就是好老师的力量。

  学通社:对现在的中学生,您觉得什么话必须说给他们?

  纪连海:(停顿,思考状)我觉得中学是读书的时代,要抓紧时间好好读书。其实当初我学计算机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因为在很多方面,比如电脑、英语等,我们老师甚至还不如学生。本来我想等拿到计算机文凭后对学生说:“小子,别以为你计算机玩得转。和我比,还差得远呢!”但到了我这个岁数再学电脑确实很难。所以,说这个故事就是想让同学们珍惜现在的时光,多学一点,长大了也就更游刃有余了。

  ■我是个爱玩的人

  学通社:您现在在忙些什么事?

  纪连海:我还是以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备好每一节课为主。你们也知道,我是个爱玩的人。很多人觉得我已经是名人了,我可不这么想。我就是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只是做出了一点点成绩罢了,我该玩就去玩。

  学通社:但实际上,您一直在不停地学习。比如,您36岁的时候获得了计算机专业的毕业证书,您为什么要拿这个证书呢?

  纪连海:我是一个计划经济的产物,虽然说现在有一点市场经济。但我很早就为自己订了一个目标:自己开车到双语学校用纯真的英文凭借自己做的课件讲中国的历史。现在我已经学会开车和电脑了,但是没想到“意外”出名了,时间不允许,可惜学英文的愿望就不大可能实现了。

  学通社:您的眼镜度数很高?您是不是特别用功地看书?

  纪连海:我借书,从来不超过一天,不管是多厚的书,我一晚上一定要读完了。现在我这俩眼睛,完了,一个一千四,一个一千五百度。

  学生眼里的纪连海

  我很喜欢听他说话,也喜欢看他的文字,亦如他的讲课一样生动有乐趣!第一次上他的课还有些紧张,但是没过多久就很放松了,因为他的语言措辞都很精辟,很多时候会让我们忍俊不禁。

  ■文/北京四中高一11班 王小舟

  纪老师对历史研究比较深入,有独特的视角,好奇心强,并且很健谈。他好像有魔力一样,上课时思维会不由自主随着他的思路走,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文/北京四中高一11班 武鑫

  纪老师讲课很细致。其实上课的时候和上《百家讲坛》不一样,没有明星的架子,平易近人。我们问的问题都会耐心解答。

  ■文/北京四中 高一11班 徐杨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