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历史天地 >> 文章列表 >> 文章正文
阿基米德:有关布衣将相问题
作者:阿基米德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2-13

 


有关布衣将相问题 


阿基米德


 
 
教材观点:至迟到秦朝末年,王侯将相不必贵胃的观念,已经甚为普遍。

小字部分证据:

证据一:刘邦见秦始皇发的感叹:唉!大丈夫就当啊。

评据二:项羽看见秦始皇的车驾:说:“彼可取而代之”。

证据三:陈胜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项羽本是贵胃,而且是末代贵胃。大家可从的行事方式、思想性格可以判断出。
陈胜也不是农民,是楚国项燕部将。最有力的证据是他是楚人。
 

《史记·陈涉世家》曰:“陈胜者,阳城人也。”对阳城之名,从来没有异议。而对阳城一地,向有二说。其一为韦昭说,以为属颖川郡;其二为《汉书·地理志》说,以为属汝南郡。前者在今河南登封东南,后者在今河南周口市至漯河之间,即今河南淮阳。清代史学名家钱大昕据汉之阳城为汉宣帝时才有,故以为韦说是。不知是否受钱氏影响,后世学者都依韦说,将陈胜故里之阳城定位于河南登封。现在的大部分教科书、工具书都把陈胜说成是河南登封人,实际上他是河南淮阳人。这两个地方都曾有阳城之名,而淮阳的阳城一度是楚国之都,在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即提到阳城。据《辞源》,宋玉为楚鄢人,此鄢,即阳城,距春秋之陈国国都不远。战国后期,即宋玉生活时代,楚为秦逼,东迁以陈为都,当即此阳城。这个阳城,即指现在的淮阳,也与陈胜的楚人身份吻合。在今天看来,这个小范围的地域差别算不了什么,在当时可以决定一个人国籍的不同。如果按流行说法,陈胜就是个韩人,但大家又都公认他是个楚人。也只有淮阳的阳城才能满足陈胜的楚人身份。

有关陈胜为楚人的问题,《史记》并无明文记载。但从相关记载中可推论而得。这些记载是,一、陈胜起事前,吴广作狐呼“大楚兴,陈胜王”。果然,陈胜起义之初,即以大楚为号,称王定都于陈后,又建国号为张楚。足见其念念以楚为意。二、陈胜所委攻秦诸将,除周市外,均为楚人;令其徇赵地的武臣,更是陈胜故时所善,所谓“故时所善”,也就是谪戍前就捻熟之意。而武臣为陈人,此陈即陈胜定都之陈,陈王故里阳城,当在陈左近,或即汝南之阳城。三、陈胜称王后,其微时同耕之人观其宫中陈设而惊叹:“夥颐,涉之为王沉沉者。”司马迁指明楚人称多为夥。而陈胜故旧结伴前来探望一事,亦表明其故里与国都陈相距很近。四、陈胜起大泽,随后攻克陈并定都之,不再作迁徙。而在其后迅即发展的反秦风暴中,吴广军、周文部、宋留部均克复故韩旧地甚多,如陈胜是韩人,自应以攻克一旧韩旧都定都定居为务,而事实上,他没有这样做。吴广围三川,周章率大军击函谷关入秦,必克韩之阳城而西。五、陈胜定都于陈,似有日后项羽所说富贵不还乡如衣绣夜行之意。如果说陈胜身份为楚人当无可怀疑,而其故里阳城为汝南之阳城也没任何疑问,与颍川之阳城实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因阳城为旧有古地名,不应牵涉汉宣帝所置事。司马迁写史沿用古地名,如同其写古事用新地名一样,也没什么不可以。因此,我们今天若再论及陈胜籍贯时,应该还历史的本来面目,以其为今河南淮阳,而不能毫无道理地再指认其为河南登封。
  
问题是陈胜怎么会在远离家乡的地方被抓起来了呢?如此之多的楚人同时与陈胜编伍发配,应该考虑到他们本来就是楚将项燕的旧部。楚将项燕最后被秦击破于蕲,即大泽乡所属之县,其部属溃散南逃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所以,陈胜等人当是从南方某地出发北上,途经大泽乡而起事。
  
关于陈胜的身份,还是有必要辨一辨的。在我们今天的习惯思维里,总是把陈胜看作是一个农民。原因是他在与乡亲们(可能就是那些陈胜为王后来探望他的乡亲们)同在田里耕作时说“苟富贵,毋相忘”。人们最熟悉的陈胜事迹莫过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也是在那时说的。好象他一直以来就是个农夫,这与他农民起义的身份倒是符合的,但与其日后的行为模式又不符合。一个农民能指挥得了千军万马吗?原来陈胜还有旧楚军人的身份,这个垄中之叹,应该是其从军前的事。但可以肯定地说,大概在发出这些浩叹后,陈胜加入了旧楚军队。这一点,司马迁并没有说,但不妨碍我们根据事实推出。据司马迁的记载,陈胜部下那几个有名有姓的,都是陈胜家乡人或家乡附近的人。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