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教学设计 >> 教学理论 >> 文章正文
陈晓娜:济川中学同课异构教学反思
作者:陈晓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2-28

 


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

——2010年12月济川中学同课异构教学反思


陈晓娜

 

昨天上午,叶老师与我在济川中学讲了《现代科学革命》一课。课后,在傅伟明老师的主持下,上课老师与听课老师热烈讨论。从备课到上课再到评课,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三点:

第一、老师应有独立之人格。当我的课堂设计基本成熟时,我在科组老师面前上了一遍,选择的是高二15班,音乐班。这个班的学生太过于活跃,课后左邻右舍的老师都投诉,我的课堂太过于吵闹干扰了他们上课。我自己也觉得这样的音乐班遇上我这样的教学设计,真是“干柴碰上烈火”。评课时,老教师批评我的课堂只有形式,没有内容;只有热闹,没有知识;要求我删掉小组合作、表演、知识竞赛等环节。我思考了很久,老教师的经验我听不听,自己的尝试坚不坚持。南海教研员李小韵的话突然间漂浮在我脑海里:“课上得好不好不是听课老师说了算,而是学生说了算”。对比起传统的历史课堂,高中学生肯定更加欢迎我的课堂;对比起满堂灌的知识讲解,远道而来的听课老师肯定更想看到创新的课堂。传统的上法或许不会犯错,但却不会成长。我还年轻,请让我勇敢地尝试!

第二、老师应有自由之精神。人格的独立,精神的自由,这是西方启蒙思想对我们的影响。在单位里的尊重长辈、服从领导、听从权威,这是中国传统文化在我们心灵的烙印。我时常感觉到自己身上中西方思想的冲突,这种冲突让我窒息,让我纠结,让我想逃离。在东莞这片工厂林立的热土上,有时候我有种错觉,感觉自己是学校工厂链上一个普通的打工者,每天重复着简单的动作,把学生加工成高考的应试者。上班时间的漫长、工作压力的强大,令人缺少了自由思考的空间和时间。有个朋友总是感慨:“你们老师本质上是知识分子啊!”或许我的人身自由被束缚在坐班制度上,束缚在晚修坐班中,但我的思想我的精神应该是自由的吧。如何在独立自由的追求中尊重传统,协调身心,这或许是我们这一代人要长期面临而又难以彻底解决的问题。

第三、你不说缺点不意味着课堂没有缺点。教学是一门遗憾的艺术,它的即时性决定了我们只能够课后进行深刻的反思。尽管评课时,光明中学的梁红建老师、万江中学的田素良老师、沙田中学的孙朝玉老师都赞誉有加,但我却郁闷于他们没有发现这节课的缺点。竞赛的第一环节,我点了考试中的冠军和亚军来板书。第二环节讲故事,两个小组都推选了平时表现活跃的学生上台。到了第三环节抢答时,能够站起来的就局限于少数的几个活跃者。这样的设计只鼓励少数优生,而养了大批的懒人。大多数的学生在看热闹,他们虽然关心本组的胜负,但却自卑于自身的迟钝而不肯思考不敢尝试。这难道是课堂的本意吗?这难道能说是“以学生为主体”吗?作为主体的学生只是少数的几个学生,这样的课堂公平吗?

只有老师坚持着人格的独立和精神的自由,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才能有自己的思想,才能是独立而自由的个人,我们的民族才能更加富有创造力和活力。

坚持独立之人格,坚持自由之精神,坚持反思,坚持我的坚持!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