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教材研究 >> 教材评介 >> 文章正文
子乔:就义和团运动与袁先生商榷
作者:子乔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1-22

编者按:关于袁伟时先生文章中的一些论述,特别是史料的运用等,一些网上历史爱好者在阅读后提出了自己不同的看法,同时认为袁先生的历史价值观值得商榷。真理越辩越明,相信在争鸣中我们都会受益。

 

子乔:就义和团运动的一些史实与袁伟时先生商榷
  
    
  
【摘要】
  
一、义和团拆毁铁路、电杆主要是作战的需要,其次是报复洋人,与“敌视现代文明”基本无关。
二、1900年6月之前,慈禧对义和团基本是以剿灭为主,她没有对袁世凯的那篇奏折“充耳不闻”。
三、慈禧对外“宣战”并正式招抚义和团,基本是在列强率先动武之后不得已而为之的。
四、首先践踏“国际法”的是列强,而不是清政府。
五、称西什库教堂为“侵略者据点”有一定的根据。
  
  
    
日前,《中国青年报》刊载了袁伟时先生的《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一文,该文毫不留情地批评了历史教科书的误人之处,体现了一位老学者忧国忧民的拳拳之心,意义重大,值得有关部门关注。然而文中涉及义和团运动的部分,却存在着一些史实方面的错误和缺漏,在纠正旧说的同时,又会对读者产生新的误导,似有矫枉过正之嫌。笔者不揣冒昧,草就此文,以与袁先生商榷。本文就事论事,不涉及袁先生的其它观点。
  
  
    
一、义和团拆毁铁路、电杆主要是作战的需要,其次是报复洋人,与“敌视现代文明”基本无关。
  
    
袁伟时先生说:“他们破坏这些设施完全出于对外来事物的敌视,而不是为了抵抗侵略者不得不采取的应急行动。同时,这类行动波及各地,不是局部性的偶发现象。也就是说,这是蓄意破坏财产的罪行,而不是某些史家说的抵抗侵略者的功勋。从时间看,西摩尔军从出发到被迫撤回天津是6月10日至26日之间的事,而在此之前拆毁铁路、电线,焚烧车站、抢掠财产的急报,已纷至沓来。义和团烧杀抢掠、敌视和肆意摧毁现代文明在前,八国联军进军在后,这个次序是历史事实,无法也不应修改。”
  
    
这段文字犯了和教科书一样的错误——为了证明义和团“敌视现代文明”而忽视了1900年5月27日之前的一些重要史实。袁先生大概忘记了,义和团的作战对象除了列强之外,还有清政府。请看有关时间表(以[12]P.102-115为主并参其它):
  
    
【子乔按:本文日期一律使用公历,引文除外。引文中的旧历日期后会注明相应的公历日期。】
  
    
5月12日:义和团在直隶涞水县高洛村杀死教民数十人(伤亡数字中外文献记载不一)。该案因宗教信仰冲突而起,因教会干预中国司法而导致矛盾激化(详[05]P.448;[06]P.373)。
    
5月13日:义和团转移到定兴县仓巨村,烧毁十数家教民房屋。直隶当局派兵前往镇压。
    
5月14日:直隶巡防营务处总理张莲芬到达涞水,立即致电直隶总督裕禄:“拟请饬派杨分统再带马队—二哨,多带枪子前来;并饬罗提督派大沽李营官带步队二三哨,由塘沽搭火车至高碑店驻防,以遏京师门户。”
    
5月15日:涞水县令祝芾于高洛村抓捕团民多人。
    
5月16日:直隶练军分统杨福同率马队八十余名由天津乘火车赶往涞水。因天津至涞水无直达铁路,故需经津卢铁路至卢沟桥,再由卢保铁路至涿州或高碑店。
    
5月17日:张莲芬、杨福同捕杀团民多人。天津镇总兵罗荣光派营官李瑞带步队四百名由塘沽乘火车开赴高碑店。
    
5月21日:应裕禄之请,直隶提督聂士成加派武卫前军先锋马队统领邢长春率马队二营赴保定一带防缉义和团。
    
5月22日:附近义和团纷纷前往涞水助战。义和团伏击杨福同,将其杀死。
    
5月23日:裕禄调聂士成部步队三营、邢长春部中营一哨及左营全队(均为马队)、原驻津马队一营、原驻高碑店步队一哨开往涞、定、涿一带,会同剿团。
    
5月24日:涿州义和团纷纷开赴涞水,准备与清军对仗。
    
5月25日:张莲芬在涞水追查杀死杨福同的凶手,并劝团民解散,团民不允。
    
5月26日:一些团民打算从高碑店乘坐火车去涿州,在买票时与铁路员工发生不快,怒而将高碑店铁路拆毁,并拔去电杆。
    
5月27日:大批义和团占领涿州,并开始拆毁卢保铁路高碑店-涿州-琉璃河-长辛店-卢沟桥一线及沿线设施,一直持续到6月上旬。这是运动开始一年零七个月以来,义和团第一次大规模拆毁铁路(此前“高密反筑路运动”的主力不是义和团)。
  
    
其中5月26日拆毁高碑店铁路主要是报复铁路员工,有一定的偶然性,规模也不大,故当时很少有人记载,相比之下27日毁路的记载就很多。据《高枏日记》载,义和团“烧高碑店火车,亦因赴涿州时,往买火车(票),付价,无客座与之。次日又如之,激怒放火。”(转引[14]P.55) 可见,有一部分义和团不但乘坐火车,而且还照章购票,只因与铁路员工发生不快,才怒而毁路。其行为虽然过激,但与“敌视现代文明”毫无关系。
  
    
至于从5月27日开始的行动,则主要是为了防止清政府继续由卢保铁路调兵前往涞、定、涿一带,其次是为了打击报复洋人,也与“敌视现代文明”基本无关(此说以陈振江先生为代表)([15]P.241-254)。从时间表看,清军通过铁路的迅速调集对义和团构成了巨大威胁,而且义和团又杀了清军分统杨福同,他们料到清政府还要增兵,故先毁路以阻之。据日本人佐原笃介等编辑的《拳事杂记》说:“二十九夜烧琉璃河,初一日早晨复有长辛店之事……涞水……团匪专志焚站毁路,果何为乎?答:正以见团匪之愚也。意谓前既拒杀官长,祸必不免,毁路所以阻兵,烧站而死西人,更可图快。此等举动,非至愚至蠢者必不出此。”([08]P.245-246)
  
    
再请看1900年6月上旬义和团因作战需要而拆毁铁路的记载:
  
    
《拳匪纪略》([清]艾声):(6月5日)“高碑店兵拳开仗,拳死数十人。大沟等村拳闻之,急欲赴高碑助战,而白沟拳欲拆北河铁桥以阻运兵。定兴拳因与官绅约,不拆路,力阻之,甚至叩头,白沟拳不允,竟烧桥。”([05]P.454-455) 【子乔按:可见,北河铁桥在6月5日之前仍是完好的,而此时直隶的义和团运动已经蓬勃发展好几个月了,白沟拳焚毁北河铁桥是为了阻止清军调动。】
    
《拳乱纪闻》([日]佐原笃介等):(6月6日)“近日京中到有西兵,为数虽微,而居民等已均甚惶惑。拳匪大队,近已由京乘坐铁路火车至津,一路即将铁路拆毁,并将黄村之车站纵火焚烧,铁路桥梁亦遭毁去。”([07]P.122) 【子乔按:这些义和团如果真的“敌视现代文明”,就不会乘坐火车。】
    
《拳乱纪闻》([日]佐原笃介等):(6月6日)“闻有俄兵四人,因遭团匪杀伤,俄国现特调派可萨克马兵五营,火速进京,顷刻可到,拳匪恐俄兵即至,故将天津铁路毁坏,以阻俄兵来攻。”([07]P.123)
  
    
其实,在运动的高潮之前,义和团破坏外来事物的程度是有限的。高潮中很多团民确已完全丧失理智,滥杀无辜,应该谴责,但“文明之邦”的正规军又何尝不是呢?这一点被很多人忽视了。仍以铁路、电杆为例: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