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教材研究 >> 教材理论 >> 文章正文
赵文龙:读书的种子
作者:赵文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2-22

 


读史札记:读书的种子

赵文龙

北京市十一学校

 


朱棣靖难之时,“第一功臣”道衍和尚除给朱棣献出夺取皇位的N个锦囊妙计之外,特意嘱咐嗜杀的燕王,南京城破之时,方孝孺千万不可杀。“杀孝孺,天下读书种子绝矣”。对道衍和尚言听计从的朱棣进了南京城,果真俘虏了方孝孺。朱棣一开始也并没有打算杀方孝孺,而且为了能够向世人说明自己夺取政权的合理合法性,请建文宠信且在士大夫中德高望重的方孝孺方正学先生草拟即位诏书,于是便发生了下面一幕。


“召至,悲恸声彻殿陛。成祖降榻,劳曰:“先生毋自苦,予欲法周公辅成王耳。”孝孺曰:“成王安在?”成祖曰:“彼自焚死。”孝孺曰:“何不立成王之子?”成祖曰:“国赖长君。”孝孺曰:“何不立成王之弟?”成祖曰:“此朕家事。”顾左右授笔札,曰:“诏天下,非先生草不可。”孝孺投笔于地,且哭且骂曰:“死即死耳,诏不可草。”朱棣怒,命磔诸市。”

 

南京城破,胜负已定,暴力征服者不仅需要暴力的专横,还要收拾人心。因为他们知道人心不服,根基不稳,统治的顺利需要被统治者的同意和默认,而做到这一点,仅靠暴力的压服是不够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也者,三十六计攻心为上。这点常识,平民百姓都懂,更何况一个厚黑之术谙熟的藩王。因此占了南京的朱棣,如果能够降服建文的臣子,让士人的精神领袖方孝孺起草即位诏书,其作用并不亚于一场战役的胜利。


但是,他错了!


中国真正的读书人,受孔孟之道的濡染深重,“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古训听多了,“留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的“傻气”就冒出来了,轻生死,重大义,不辱臣节彪炳千秋的信念让迷信武力的君王无可奈何。朱棣很不幸,遇到的就是这么一位。文弱的方孝孺在得意的胜利者面前,没有半点惧色,声动殿宇的大哭,只因这是国破家亡的悲伤啊!宫禁的火光是否熄灭,南京还应该在血雨腥风之中呢,胜利者从夺取的皇位之上下来,虚情假意地安慰失去君王的臣子。胜利者应该给足了失意臣子的面子,只是方孝孺忒不要这个面子了,结果是朱棣说一句方孝孺顶一句,最后大尾巴狼朱棣丧失了耐性,露出了专横的嘴脸, “此朕家事”,你有什么资格管,后面的话就更不客气了,这诏书,你起草也得起不起草也得起,这简直就是命令了!只是他小看了方孝孺太方正学先生!在方孝孺的眼中,这个胜利的魔王是什么,乱臣贼子,起草诏书,他也配!


最后的结局当然是方孝孺不仅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还让朱棣的残暴青史流传。这位为了权力不惜骨肉相残的君王,创造了一个前无古人的残暴。不仅方孝孺的亲族被诛杀牵连,连学生也不曾放过,罪及十族。瓜蔓抄,妻女发配教坊为奴,方孝孺一案,与明初太祖屠戮功臣相比,朱棣超过了乃父。


方孝孺的忠烈成就了千古的英名,读书的种子也并没有绝灭,那不屈的精神光并不曾湮灭。道衍和尚因攀附着成祖皇帝成就了乱臣贼子的叛国大业得到了成祖的眷顾,只是道衍怎么着也不愿与成祖共享富贵荣华,到了晚年的道衍,回到故乡省亲,先是姐姐拒绝接待,后是好友回避,一句“和尚误矣”比千万句诅咒更令人痛心。


只是令人沮丧的是,忠贞的方孝孺不仅自己被杀,还牵连上了周围的亲人学生,而残暴的朱棣尽管被后人诅咒其暴虐,但人家依然是皇位稳坐,江山永固。这真是应了北岛的那句“卑鄙是被卑鄙者得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回顾中国历史这样的悲剧既不空前也不绝后。那大义凛然,那一腔热血一遍遍撒过,而山河依旧,君王的残暴依旧,忠臣的悲剧依旧,圣人们得教训依旧。千秋忠烈血斑斑,这样的悲壮一遍遍的重复,方孝孺类的故事一再上演,除了一腔热血令后人悲叹之外,历史并不曾增添什么,哪怕一丝对忠臣的安慰。每每念及千古忠臣的悲惨命运,往往感觉我们的历史除了那一腔豪气之外,还有无边无际的令人绝望的黑暗。


每每给孩子们讲方孝孺的故事,我不知道真的是否应该赞扬方孝孺这样的精神,更不知是否让后人效法他们,因为我总见到那些鲜血淋漓的悲哀,是这些人最终的归宿,这样的命运早就该改变了。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