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教材研究 >> 教材理论 >> 文章正文
赵文龙:纪念辛亥革命
作者:赵文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2-22

 


为什么纪念辛亥革命?

赵文龙

北京市十一学校

 


十月一日喜庆的鞭炮碎屑还未打扫干净,十月十日就又到了。每临近十月十日,海内外许多人都有些兴奋紧张,也有一些期待。为了这一天到来,他们很早就禅精竭虑,认真准备。其氛围很象央视准备春晚半年前就开始启动,也象农民准备春节的年夜饭,一进腊月就开始忙活。况且今年的十月十日非比寻常,按照华人的习惯,逢整数需大庆,站在辛戊回望辛亥,岁月已经碾过百年。一个卑微的个体生命有谁能幸运活过百年?如此看来,今年的十月十日更应该隆重热烈,这当是海内外华人的共同心声。


不难预料,十月十日的中国,长城内外、海峡两岸,孙中山的画像会再度被装饰一新,两岸的领导人当会发表纪念辛亥的讲话,还有学界文人也会召开各种各样的纪念辛亥的研讨会,纪念辛亥的文章早已连篇累牍,而传媒更是不甘寂寞地会将辛亥的纪念炒的热火朝天。对辛亥和双十的纪念,必将达到一个新的高潮。


稍稍回望百年沧桑,辛亥也确实值得纪念。十月十日这天,也确实不属于当下,她应该属于宣传革命开启民智的章邹陈等思想家,属于组织发动辛亥革命的孙、黄、章、蔡诸公,属于为推翻帝制而流血牺牲的陆、徐、秋、林等先烈。甚至她也属于辛亥年间逼迫清朝皇帝退位结束清朝268年统治的袁世凯等“窃国者”,只是没有多少人敢于正视他罢了。

 

言及辛亥,总有一句冠冕堂皇的话,甚至中学生都已经背熟,辛亥革命结束了两千年的帝制,使民主共和的观念深入人心。帝制结束为不争的史实,皇帝这个职业算是臭到家了,尔后袁世凯张勋的帝制梦加起来也不足百日,而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共和相加也已百年!

然而扪心自问,民主共和的观念真的深入人心了吗?起码前半部分很难以说是,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换得假共和,否则何以有后来的革命,何以有后来的新中国!至于后半部分,民主共和有所进步,但深入人心,那才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否则何以有今日呼声正殷的政治改革呢?


夜来读史惊心魄,英魂凌云洒碧血。每读辛亥历史,常常感念于辛亥先烈的勇敢无畏,钦佩于仁人志士毁家纾难的大公无私。这些视功名利禄如草芥的人究竟想要什么?他们心目中的国家是什么?是什么使他们愿意抛妻舍子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身家性命?怎样的信念驱使着这些人“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我想绝不会是晚清值得留恋吧,清末新政欣欣向荣吧,辛亥革命搞乱了晚清改革大业,改革强于革命吧?每每读到当今史学界的一些“高论”,总是想起黄花岗上烈士墓前的瑟瑟秋风,寒气逼人!想起秋瑾临难之时那句“秋风秋雨愁杀人”!恐怕那些安眠岳麓山、西子湖、黄花岗的先烈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百年后的精英们竟然会说,这场流血的革命是本不该发生的故事。


那些正在纪念十月十日的人们,想必不会只是为了忘却的纪念!今日各地对辛亥革命的纪念,同名异构,想必应该是各有各的纪念。有人希望纪念辛亥是因为辛亥缔造了民国,而民国这个称号依然在台湾广泛流行,今年辛亥革命,他们纪念的是中华民国百年庆典,这样的纪念想必会在大陆受到冷遇;有人纪念辛亥是因为借不忘辛亥先烈来感恩戴德于今日,没有革命先烈的牺牲,哪来今日美好的新生活,或者天下是我们打下的,自然应该是我们的后代继承,辛亥革命为后来的民主革命奠定了基础,推翻帝制推进了中国的民主革命进程。从这些角度来纪念辛亥革命都值得理解,只是从孙先生的天下为公角度来看,这样的纪念恐怕还不能告慰先贤们的英灵。辛亥的枪声和孙中山等17年奋斗,恐怕都不是为了打天下坐天下,更多的应该是使中国更加民主,更加富强,使中国的社会更加美好,人民更加幸福。清朝之所以被推翻,是因为君主专制。

 

辛亥之后君主确实去了,但专制是否随之消失?民主之梦是否变成现实,什么样的政治制度可以造福国民,造福子孙后代,辛亥百年已过,答案真的明晰了吗?今日的我们怎样的努力才能无愧于辛亥先烈?这些恰恰是我们在百年辛亥之际需要追问和反思的。


从这个意义上看,辛亥确实值得纪念!


写在辛亥革命百年之际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