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教材研究 >> 教材理论 >> 文章正文
赵文龙:“开眼看世界”
作者:赵文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2-22

 


读史札记:“开眼看世界”与”闭目学历史”

赵文龙

北京市十一学校

 


鸦片战争之前,中国政府锁国闭关以天朝上国自居,国人闭目塞听恍然不知世事变异以临“三千年之巨变”。等到鸦片战争炮声一响,国门洞开,天朝崩溃,迷梦渐醒,一批知识分子开始放下身段,向前视为“蛮夷戎狄”的国家学习。这样的转变被后世史学家誉之为“开眼看世界”,其代表人物林则徐、魏源、徐继畲、姚莹等人,因“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的先知先觉而令后人感喟佩服,也因其主张不为当时世人所接受而令后人惋惜。


根据中学教科书的陈述,开眼看世界者何,曰师夷长技以制夷也。夷之长技者何, 一曰火器,二曰造船,三曰练兵养兵之法,这是《海国图志》的编撰者魏源说的。于是便有总结说,这个时期的学习西方仅局限于军事技术的观念。从魏源那几句话来说,这样说没有错,从逻辑上推理也说的过去,因为清朝刚挨了打,所以即使如先行者林魏诸人,最先见到也应该是人家的船坚炮利。


这样的推理也合情合理,但是历史的复杂有时恰恰不是按照规律出牌。我们很多人以前坚信历史发展是有规律的,并且以为发现历史规律就可以解决历史上的一切问题。但是到头来发现,所谓的很多历史规律都是一种人为的臆断,对丰富多样的历史往往是一种裁剪和拼接,并不能解释历史的丰富性和复杂性。想想如果历史真的有规律且为人所发现和掌握,那么人的创造性和复杂性就没法体现了,人类的历史该是多么的乏味和无趣啊!天下之大,没有一片相同的树叶,而看我们以往的历史,每时每地各具千秋,历史的规律倒不显得那么重要了,因此在历史研究中,常规的推理在历史的复杂性面前也会常常黯然失色。证诸历史,鸦片战争时期主张向西方学习的那些先贤们,在开眼看世界的过程中似乎也不仅仅是仅盯着那些先进的器物而是还有其他东西。谓予不信,请看他们是怎么说的?


1848年,福建巡抚徐继畲编辑成《瀛环志略》一书,通过详细介绍了西方的历史地理知识徐氏把他的读者引向“纷纭的外部世界”。他赞美美国的政治制度,说:

“美利坚合众国以为国,幅员万里,不设往后之号,不循世及之规,公器付之公论,创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他钦慕华盛顿,说他“提三尺剑,开疆万里,乃不僭越位号,不传子孙,而创为推举之法,几于天下为公,骎骎乎三代之遗意。”

对其他国家如英国的政治制度也多有介绍。徐氏的先进既赢得了国人的不满,也赢得了美国的尊重。在保守派的眼中,徐氏无疑是崇洋媚外的异端,在福建反入城斗争中,徐氏对外的理智态度不仅遭到了保守的爱国士绅们的一致反对,而且还遭到了被后人誉为“开眼看世界第一人”——民族英雄林则徐的弹劾,徐氏因此而不得不去职。美国人则以徐氏对他们国家开国总统的赞誉而自豪,1853年美国建立华盛顿纪念碑时,向各国征集纪念物,徐氏对华盛顿的评论被刻成碑文放置在纪念碑内,而到1867年美国总统特意请人绘制华盛顿画像由大清外交公使美国人蒲安臣代表美国政府赠给徐继畲。这样的开眼看世界很显然不仅仅是学习制器练兵之法,西方的历史地理和政治等都在作者视野之内,后人仅将其视为学习西方的科技或者器物无疑是曲解了古人,为了立论而裁剪了历史。


即使是哪个公开倡导“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魏源和林则徐,也不仅仅是我们学习科学技术,林则徐在广东期间了解西方也是多角度的,《四洲志》可以说是地理著作,而《各国律例》还是船坚炮利吗?很显然不是!至于中学教材连提都不曾提及的《华夷事言》和《在中国做鸦片贸易罪过论》这些编译著作很显然涉及的是时政法律等。

 

再看魏源的那本《海国图志》,也不仅仅是介绍世界史地知识,对西方的政治也有不少的介绍,如他认为,西方“议事听讼,选官举贤,皆自下始,众可可之,众否否之,众好好之,众恶恶之,三占从二,舍独徇同,即在下预议之人,亦先由公举,可不谓周乎。”对美国的总统选举,西方的司法制度等都有赞美。惜乎时人懵懂自大,视此类言论“多为长他人之之气灭自己之威风”而加以漠视,痛乎墙里开花墙外香,在国人对此类著作的无视之时,东邻居日本却将《海国图志》等书视为启蒙之作,翻刻印刷成为明治维新志士们的精神食粮。何以今日,介绍林魏诸公的向西方学习的新思潮,就简化成了学习器物了呢?


不久前,听考上大学的学生回来说,他们学校里的历史教师对选他的课的学生告诫说,把你们中学学的历史课全部扔掉!这样的狂妄真令我们这样长期在中学从事历史教育的人感到气愤和丧气。但是冷静下来想想,那样的狂放之中似乎还存在着对中学历史教学一种蔑视和嘲讽。从“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角度看,我们的中学历史教育又有多少能够入大学老师的法眼。历史教学或许真的存在很多问题,剪裁历史,立论偏颇和混乱的知识体系。这些常见的现象,别说让那些学富五车的学者嗤之以鼻,就连多读了一些书的中学生也会对教材提出很多的质疑。至于进入大学之后的学生读历史书多了,觉得上了中学历史教育的当的人恐怕也不在少数。但是这个时候人们已经不在乎是非,因为考试已过,是非与分数相比,考试分数更重要。这样的功利性的教育并非仅仅存在于历史教育中,在其他学科也很普遍,闭眼学就是了。

   
只是对于求真或以求真为目的的历史教学来说,这样的教育无疑是一种折磨!因为这样的读史不仅不能明智,反而会有害。开眼看世界的先贤既然不仅是学习器物,那么作为后学的我们就不能仅仅将其简化为而忽视其他内容,因为这样的闭目学历史能得到什么?可能是分数,可能是荣誉,可能是教育的业绩,但绝不是客观真实的历史,更不会是从历史中汲取的人生智慧。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