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教材研究 >> 教材理论 >> 文章正文
赵文龙:自然法
作者:赵文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2-22


 

读史札记•自然法

赵文龙

北京市十一学校

 


初见到自然法这个词的时候,感觉便有些异样。自然好理解,法也好理解,而把自然与法合成为一个词便显得有些诡异,别扭。


为什么这样说?自然是客观的,法是人为的,一个主观,一个客观,一个外在,一个内在。两个词生生扭结在一起,成为一个新词的时候,疑惑也就随之产生了:自然法是自然界客观存在的规律呢?还是人对自然界的一种认识理念呢?是人制定的处理与自然界关系应该遵守的必然原则呢?还是人与人之间关系应该遵循的一些自然原则?


按照通俗的理解,自然是外在于我们的客观事物,是我们人类的生存环境——大自然。自然界早于人类就已经存在,大千世界,万事万物,人只是其中的一分子。自然古老于人类,人类始终属于自然中的一部分,人再怎么膨胀为“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也不能违背自然界的法则,否则就会受到自然的报复和惩罚。即使科技发达的今天,也不能摆脱这一铁律。

 

这种对自然的敬畏古今中外都广泛存在,中国古代老子时代就曾经提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近代早期荷兰的斯宾诺莎曾经有个受到非议的泛神论的观点,认为如果有神存在,那就是客观自然界本身。

 

我们去看神话小说《西游记》,那里有个神通广大的孙悟空与佛祖斗法,折腾来折腾去结果还是被压在了五行山下。在我看来,自然就是那个如来佛祖,而人就是不断折腾的孙悟空,自然与人的关系应该是人顺应自然而不是相反。如果说自然有法,这应该是法则之一。


如此说来,自然与人,大千世界与微尘。人存在与否,在自然界面前实际是微不足道的。所谓人类的文明在自然界中只不过是一个偶然的现象。四大文明中三大文明的毁灭与人类自作孽有关,但何尝与自然没有关系?君不见,沧海桑田,沙洲古丘,多少人类自诩的文明在自然面前风化瓦解,烟消云散。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再怎么精巧的人工也难敌自然的造化。现代科技够发达吧,在自然面前也不过是顺天应人而已。过去人定胜天的狂妄以及人改造自然界骄横到头来不过是蚍蜉撼树,自然有其自在的运行法则。所谓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这也许是真正的自然法,所谓NATURE  LAW。


但是人的伟大与悲壮恰恰在于不服从自然的安排。自从普罗米修斯盗得天火之后,人类就努力发挥自身的能力,不停地与天斗,与地斗,与同类斗,力图做自己的主人,力图去反抗这卑微的命运。正是这样的努力挣扎使人成为万物的灵长,生长与抗争的欲望使他们去了解自然,了解社会,了解自己,也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

 

他们坚信,自然作为外在于人类的客观存在有其亘古不变的法则,而自己的努力可以去窥探宇宙的秘密,可以发现和掌握这样的法则,还可以发现自身,可以建设一个更为理性的自由王国。他们相信,“事实上有一种真正的法律——即正确的理性——与自然相适应,他适用于所有的人并且是永恒不变的。……人类用立法来抵消它的做法是不正当的,限制它的作用是任何时候都不被允许的,而要消灭它则是更不可能的……它不会在罗马立一项规则,而在雅典立另一项规则,也不会今天立一种,明天立一种。有的将是一种永恒不变的法律,任何时期任何民族都必须遵守的法律。”他们从自然的永恒演绎出人世间的永恒,用自然的平等来推演人类的平等。他们相信,与自然的客观永恒的存在一样,在人世间也存在着永恒的正义和终极的真理,这样的观念就是自然法,就是人类制定法律规则的基础。理论上说任何法律的制定不能违背自然法的原则,所谓恶法非法的判定实际上与自然法的观念有关。


至此,我们不难明白,所谓的自然法并不是一种法律体系而是一种法律观念,她得自自然的发展变化,体现万物众生的平等及天然的不可剥夺的生存权利,最后演化为人类法律所昭示的正义和平等原则

 

自古迄今,诸多国家法律之所以能够为后世所承认,坚持,与其所昭示的自然法理念有关。古往今来,很多国家的法律制定都或多或少地受自然法的影响。人们之所以制定法律,既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也是将绝大部分人至于共同的游戏规则之下,这里蕴含着天赋人权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观念。为什么要遵守这样的观念,实际上根子在于自然法所昭示的理念。自古代到近现代,能够为后世所传承的法律基本上都秉承了自然法的精神。这方面的事例可谓不胜枚举,无论是古罗马的法律,还是近代美国的独立宣言,无论是法国的人权宣言,还是《中华民国临时约法》,许多法律条文都体现了自然法的原则。


当然作为一种法律理念,自然法中所昭示的原则很难说是自然界的全部的客观存在,更多的是人从自然中抽象出的利于社会利于群体的一些理念。在现实中,自然界实际上不存在什么终极的正义和平等,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些动物哲学与自然法所倡导的理念南辕北辙,因此所谓正义公平平等这些伦理实际上只存在于人类的努力和渴望以及不断追求之中,在自然界和动物界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自然法只是人所追求的一种理想

 

也正因为如此,近代晚期自然法不断受到人们的怀念。特别是马克思主义诞生之后,法律成了统治阶级意志的表现成为人们看待法律的一种常用视角,平等正义和天赋人权等与自然法相关的一些理念就很少被人提起。实际上,紧绷阶级斗争这根弦的左家庄人应该意识到,他们所努力追求的绝不是人与人之间没完没了的争斗,做救世主的目的应该是为了救世而不是乱世,其最终还是为了实现人人平等的社会。强调阶级差异的现实性正是为了实现阶级无差异的理想性,正如强调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一样,其目的不是强化这样的意志而是消灭这样的意志,实现人类的大同,而这个时候,彰显法律本质还应该是自然法的理念。尽管目前仍是一种理想,但正是有这样的理想,才能使法律不会永远成为某些特殊阶层维护自己利益的工具,也正是有这样的理想,人类的法律才会逐步消除阶级的偏见而成为所有人维护自己的权益的有力保障。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