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教材研究 >> 教材理论 >> 文章正文
赵文龙:从斯宾格勒到福山
作者:赵文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8-16

 

 


读史札记·从斯宾格勒到福山


赵文龙

 

20世纪初期,中学教师出身的斯宾格勒写了一部震惊世界的书,这本书的名字叫《西方的没落》。这本书写作之时一战正在发生。等到一战结束后,这本书公开出版。其影响正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影响了世界历史发展进程一样,这本书也改变了人类思想文化的进程。

按照学历史的人的思维习惯,这本书的出版背景就非同一般。你想想,第一次世界大战,西方人为主的大厮杀,英、法、德、意、奥这些欧洲的文明国家统统参与,再加上美洲的美国和亚洲的日本,够文明的吧,竟然比野蛮的部落之间的仇杀还要残酷,飞机、大炮、坦克所有先进科技都要充分发挥作用。战场上尸横遍野、血肉横飞,人不如蚁,你看凡尔登被炮弹耕耘过后的土地和人肉,就知道凡尔登绞肉机的黑色幽默就发生在这些文明国家发动的战争里。而就在这样的炮火纷飞战争之中,自己的同胞和欧洲其他国家厮杀的难解难分之时,一个人却似乎被战争遗忘了,斯宾格勒,这个病弱而被战争抛弃不能爱国的人,在自己的家里就着微弱昏暗的灯光,认认真真地写他的《西方的没落》。 等到战争结束,瓦砾遍地,伤痛累累的欧洲,饱受战争折磨的人士在迎接和平的阳光之时,斯宾格勒的那本战争时期写成《西方的没落》,便摆在了安静的书桌上,刚刚受到战争摧残的人们无疑又要受到斯宾格勒的摧残了,这本书注定会穿越时光,成为永恒的经典。

不必翻看书中的内容,只看这个耸人听闻的书名,就会引发人的思维好奇。习惯于西方文化优势的保守人士看来,西方的没落意味着什么,诋毁、悲观、绝望!甚至一个非正常人的疯言疯语,胡说八道,他们从骨子里狂热地热爱西方文化,不容许有人对西方文化做一点点批评,他们认为西方文化亘古至今优异无比,其他文化根本不能与之相比,他们对西方文化的热爱如同恋爱中的疯狂难以忍受别人对自己的达令说点批评;而在认同西方文化优异但同时感到西方并非十全十美的理智人士看来,斯宾格勒的观点恰恰切中时弊,切中西方文化的病灶,是对世人的警醒和提示,欲继续保持西方文化的优势,就需要看看当今西方文化的弊端,需要对西方文化的痼疾加以根治,而不能讳病忌医,而斯宾格勒正是这个高明的医生。他的提醒振聋发聩,能够疗治西方的病患;至于不曾溶于或者溶于西方文化而不得的人士看来,西方的没落,不是我们说的吧,你们自己人就承认了,或者西方文化没落了,该我们印第安文明、印度文明、伊斯兰文明或者东方文明了吧,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等等。……我们不必再分析下去了,起这个书名,太有商业眼光了,太容易引发人好奇和思考了。

要说给一本书起个吸引别人多看一眼的名字固然重要,但是看一眼之后的还想看第二眼第三眼第四眼呢,第N眼之后还想再看N眼呢,一个人看后还想推荐给身边更多的人看呢,爷爷看后儿子孙子还想看呢,甚至互不认识的人互相推荐都去看呢。这些恐怕就不是一个名字能够解决的了,更重要的是书中的内容,是写书人要和读者交流些什么。

这些,对斯宾格勒来说,或许都不重要!他不是为了赚点击率也不是为了赚更多的银子。在他看来,他只是想把自己的思考告诉别人,至于别人的理解与否,都不重要,反正有人会懂得的。斯宾格勒连个通俗都不肯俯就,所以这本巨著在一般人看来总是难以卒读。但是能够跟得上斯宾格勒思路的人还是大呼过瘾的,而且越来越多的人都接受了这本书的思想。实际上当时有这样的感觉不只是斯宾格勒自己。在他之前,伴随着尼采“上帝死了”的高呼,西方文化的危机已经显露,在一战爆发前,格雷爵士望着万家灯火的伦敦喟叹,“欧洲的灯光正在熄灭”。这样的感叹在战后的欧洲一语成。但是与斯宾格勒相比,尼采只是停留在哲学上的偏执,而格雷爵士更是一种直接的感觉,斯宾格勒却象一个外科医生用锋利的手术刀划开了欧洲文化厚厚的脂肪,将其中的病灶清晰地展现给世人,使所有对西方文化感兴趣的人都有所思考。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本书的魅力越来越大,其原因不仅是因为,斯宾格勒的书不是西方文化的歌德派而是善意的批评,而是因为,后来世界历史的发展与斯宾格勒的分析不谋而合。此书问世之后,战后欧洲的废墟崛起了纳粹法西斯主义,欧洲传统文化价值观遭到了来自内部的挑战,而原来欧洲人控制的世界体系也在坍塌,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亚洲非洲民族独立的呼声使殖民体系开始瓦解,社会主义在俄国的出现一种新的社会发展模式也开始了与西方传统文化的对立,西方的没落正在现实中不断的展现,贯穿了二十世纪的历史。在这样的历史变化中,回看一战后的社会发展,斯宾格勒的著作似乎是一种预言,站在1918年里,不露声色静静地看世界历史的发展变化。

一切似乎都在证实,“我们在一天天强大起来,敌人却在一天天的衰落下去”,而西方的没落正是这样的喟叹。但是且慢高兴,斯宾格勒迷们也不必如此的悲观,1989年欧洲风云突变,一向壁垒森严的社会主义国家阵营风云突变,内部风生水起,禁锢的铁幕突然瓦解,很多共产党的政权多米诺骨牌似的纷纷倒台,零星的几个政权强力支撑似乎也丧失了前进的方向,所有的目光重回西方。此时,一位美国学者福山发表《历史的终结》一文,重新使人捡回了对西方文化的信心。

在福山的文章中,所谓历史的终结只是为了说明共产主义实验的失败和西方文化的永恒魅力。在福山们看来,20世纪,各种文化上狼奔豕突的寻觅慌乱不屈不饶的抗争只不过是无谓的挣扎,孙猴子再有本事,也脱不出西方文化的手心,于是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还是乖乖地接受西方文化的普适性吧。是不是如此,从目前的现状看确实有些道理,但因此就把如今的现实当做永远,则这样的乐观与斯宾格勒的悲观一样,最后只能是一种幻象。风物长宜放眼量,综合目前的各种因素,福山所预言的历史终结似乎还为时过早。

综观20世纪西方文化的历程,不难看出,开始时是站立着悲观的斯宾格勒,结束时则站着乐观的福山。两相比较,我还是喜欢斯宾格勒,他对西方文化的批评是站在热爱西方文化的基础上,但他没有对其他文化的蔑视,而是更多的自我反省。这样的反省在文化多元、碰撞、交流频繁的现代尤其有必要。因为我们当今这个时代,一切的悲剧和谬见都是缘于互相对立,互相斗争,相互的不能容忍。表面看,二十世纪的历史“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实际上谁都不是真正的赢家,而只有在不断反省之中,各自的文化相互包容吸收融合,人类共同的价值观才会真正形成。也许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说,历史真能终结。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