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教材研究 >> 教材理论 >> 文章正文
赵文龙:华盛顿的悖论
作者:赵文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8-16

 


读史札记·有关华盛顿的悖论


是合众国的“国父”还是大英帝国的“叛乱分子”


赵文龙


华盛顿这个人,因为美国独立战争和美国的立国而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世人大多数也因为这两件事对华盛顿倍加赞誉,“国父”“民族英雄”等桂冠一顶顶扣在他的头上,压得他十分不自在。翻看一下《华盛顿传》,就不难明白,在传主的心中,什么大陆军总司令,什么美国总统都是不得已而为之,世间最美妙的生活就是弗农山庄的“农家乐”。

不是吗?

自反抗英国政府的暴政开始,弗农山庄的平静生活就被迫中断。他参加大陆会议,接受大陆会议的任命,担任大陆军总司令,与士兵们摸爬滚打出生入死,终于赢得了英国对新生美国的承认。独立了,总算可以解甲归田歇会了吧?

可是独立后的各州在赢得胜利之后都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谁还愿意刚刚脱离暴政统治之后再建立一个统治自己的政府。于是爱好独立自由的各州各自为政一盘散沙,怎么看也不象一个国家。但各州之间的共同利益如何维护,各州之间矛盾冲突如何协调,以及十三个州的外交这些问题是那个软弱的邦联根本无法解决的。为国流血牺牲的志愿军们在胜利之后,满身伤痛换不来什么安慰不仅满腹怨气,我们奋不顾身的作战就为了自己现在的悲惨生活吗?谢斯等以起义的方式说明独立后的美国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刚刚返乡休息的将军只能恋恋不舍地重新离开家乡。

这次,不是为了战争,而是为了战后的美国在赢得独立自由之后如何建立一个使大家更好生活的政府,为了一部奠定美国立国根基的宪法,为了子孙千秋万代的基业,当然更是为了自己能够在乡下过几天真正清闲的日子。

1787年闷热的夏天,费城独立厅密闭的房间,热闹争吵的各州代表与仔细倾听很少发言的主席将军,美国的绅士们经过几个月的争吵,本着自由平等的原则,从天下为公的角度考虑,最终制定了泽被后世可以传之不朽的《1787年宪法》。之后依据宪法联邦政府宣告成立,将军当选为美国第一任总统,连任两届后决然引退,静静地回到了自己的心爱农庄。

这才是返璞归真,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我们一切的奋斗、流血、牺牲,为了什么?不就是幽静自由自在的生活吗?

将军所以伟大,不在于他可以毁家纾难公而忘私,不在于他领导人民建立一个国家,甚至不在于他能够拒绝名利的诱惑,而只是因为对自由生活的热爱,这是普通人的愿望,也是朴素的甚至有点乏味的真理。

正是这样的愿望不能满足,华盛顿的祖先们才用脚投票,“逝将去汝适彼乐土”,离开欧洲专制暴政的祖国,到美洲去寻找容纳自由的土地。也正是因为英国政府的殖民压迫是十三个殖民地人民无法忍受,北美十三个殖民地人民才不惜破坏大英帝国的“国家统一”,追求自己心目中独立自由的国家,而新生的美利坚合众国由此诞生。华盛顿将军是顺应了这样的历史潮流并推动了这样的历史潮流。

行笔至此,笔者依然有些疑惑,习惯于忠于英王忠于政府忠于大英帝国的人们。当北美有人勇敢第宣告独立之时,就不怕背上反叛祖国分裂国家的恶名吗?当时的北美大陆十三个殖民地可是大英帝国的治下,这些人反叛政府的行为,难道不是破坏大英帝国的国家统一吗?在英国议会的保守势力看来,这不是典型的“美独”势力吗?这样的独立是合法的吗?

在当时英国大多数人看来,这肯定是不合法的,否则议会就不会派兵镇压了。而在北美人看来,这样的反叛又当如何解释,如何解释这种反叛的合理性与正当性?

寻求答案,我们还是看看当时人是怎么说的吧?

 

帕特里克·亨利说,不自由,毋宁死。富兰克林说,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有祖国。

 

呃,我们至此明白了。虽然说不同的立场可以得出不同的结论,但依然有一个人人接受的普世的价值观昭示着人类的永恒的正义。比如在当时英国人看来北美是反叛分裂国家的非法行为,但在北美人看来反抗暴政寻求自由确是正当的权利,任何国家法律都不能违背人民的意愿,损害人民的自由,如果违背此点,民众自然有权反抗暴政,所谓非法之法不是法。再如,从英国人的立场看,北美的反叛肯定是分裂国家的行为,但是在北美人看来,损害民众自由的国家不配成为国家的,不存在什么虚妄的压迫民众的国家,只存在保证人民自由的国家,谁违背了这个真理,国家就不是国家,祖国也不是祖国。在他们看来,国家与祖国之类的神圣,从不外在于自己,而是自己自由的一种保证,违背了这一基本原则,国将不国是可以且正当的。换言之如果在欧洲祖国和美洲自由之间让北美人自由选择的话,绝大多数人会选择实在的自由而抛弃虚妄的祖国的,在他们看来,自由比祖国更重要,或者说祖国就是用来保障自由的,舍此别无他用。

到此,围绕华盛顿的争论应该结束了,华盛顿究竟是美国的国父还是英国的叛乱分子答案应该不言而喻了。华盛顿这个所谓“国父”,其伟大不在于他创建了一个日益强大的美国,而在于他维护了北美人的宝贵自由。这样的自由是普通民众都愿意接受的。

最后,我们还得替英国保守人士想想。昔日的恼怒之情是北美独立了,镇压失败了,最后大概只能去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来聊以自慰。问题是今日如何面对这样的曾经让大英帝国的粉丝们尴尬不已的历史。

解决的办法也是有的。

一种是可以用鸵鸟的办法,头埋进沙土里,避而不谈。用裁剪的只对自己有利的历史去教育自己的后代,久了可爱的花骨朵们被蒙蔽了,以为英国从来就是光荣的荣耀的,所以始终是自豪的。即使后来不幸听到美国曾经独立过,那也只会义愤填膺地痛骂北美人的眼瞎心黑,这样可爱的祖国,竟然还去独立,真不知大英帝国的伟大。

还有一种则是承认自己祖先曾经干过坏事,也曾经不人道过,所以在北美的统治失败了。北美人的独立建国是我们的悲剧,也使我们知道维护独立自由不仅仅是圈内人的事,这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我们祖先没有认清这个道理,所以失败了,我们应该对我们的美国远房兄弟替祖先说声对不起。

当然,采用后一种方法有点难,但是可以做到。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