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教材研究 >> 教材理论 >> 文章正文
赵文龙:“国耻”教育
作者:赵文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7-30

 

文学随笔·什么是历史教学中的“国耻”教育?


从事中学历史教学多年,常常会感到学生对历史的兴奋点并不一致。男生们喜欢战争,女生们则喜欢文学,低年级学生喜欢历史故事,高年级学生喜欢对历史做点理性思考。但是对中国近代史,却在情感上出奇的一致—喜欢的学生不多。时常我也会问学生最不喜欢的历史是那段,他们很多人的回答是中国近代历史。为什么是这段,多数的回答是没劲。怎么个没劲?大多是因为这个时期的中国历史多是国土沦丧,政府孱弱,不平等条约不仅记得学生头痛,甚至在情感上也没有丝毫的欢愉。我理解孩子们的纯真感情,这样的没劲来自对我们这个民族国家的发自内心淳朴的爱,来自对国土沦丧锥心泣血的痛,来自对近代历史上无能腐败政府的恨,当然也来自我们目前问题很多的考试测量的折磨,但是从对历史的情感体验来说,更多的实际上是来自中国近代历史上的国耻。

如果仅仅从外来的侵略带来的灾难看,这样的国耻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已经几代中国人心目中留下了难以消除的烙印,而中学历史教育又将这样耻辱的历史带给了生长在当代的中学生,使他们感受到了历史的残酷、沉重和无奈。这样不仅使人要问——

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历史教育?

于是有珍爱孩子的先生们认为这样的历史教育太残酷,也不够现代,更不温馨浪漫?近代历史有那么多进步和可贵的探索不去讲,有那么多光明的地方不去讲,干什么老是揪住灾难不放,将近代历史搞的象怨妇似的,整天喋喋不休地诉说自己的冤屈,就象讲述古代历史就叙述祖先的伟大似的,所以应该多讲一讲近代历史的进步,这样也能使孩子对近代历史多些希望。因此在最近的近代史教学中,增加了很多经济思想文化上的变化,课程中近代历史的面貌有所改观。

但是尽管如此,近代历史上中外的战争依然占据了很大部分,耻辱依然存在,火烧圆明园,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南京大屠杀等依然是学生掌握近代史应知必会的内容,耻辱依然存在,后代依然要知晓。青史昭昭,近代史国耻深重,无论怎样的掩盖与抹杀依然会血迹斑斑,这样的国耻是不能掩盖的,也是不能回避的,让我们的孩子了解这样的国耻也是必须的。“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我们的教育连直面耻辱的勇气都丧失了的时候,回避耻辱的教育只能引发更大的耻辱。在中学历史教育中回避国耻的教育也将是新的国耻,试想想一个连正视自己历史的勇气都不具备的民族你能指望他创造什么未来!

如此,历史中的国耻特别是近代历史的国耻依然在删节之后保存不少,这样的保存是必要也是必须的。但是当我们直面耻辱的历史的时候,我们依然面临的问题是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国耻教育和如何看待这样的国耻教育!

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国耻教育?是让他们通过了解过去进而珍惜今日的幸福吗?还是让他们通过了解过去而对昔日帝国主义产生一种仇恨心理?抑或是让他们通过历史学习对当今的政府产生一种感恩心理?

面对国耻,作为培养公民人文素养的国耻教育,仅仅让孩子们记住仇恨忆苦思甜感恩戴德是不够的,这样的国耻教育培养不出高素质的国民。面向未来面向世界的中学历史教育更多的是应该引导学生追问国耻何以发生,怎样避免历史上国耻重演。

如果遭受外敌入侵,国家主权不断沦丧为国耻,那么我们得追问,这样的国耻仅仅是靠对外国的愤恨就可以避免吗?如果我们为英法联军烧毁圆明园而感到耻辱的时候,我们是否意识到圆明园即使不曾焚毁,那万园之园又何曾属于平民百姓,我们可以忍受皇家独占圆明园的青山绿水,我们为什么不能忍受外国对圆明园的焚毁,是因为我们认为文明的毁灭是种罪恶吗?皇家的独占又何尝不是罪恶,但何曾引发我们的同样的愤慨啊?是因为那是红发碧眼的异类吗?在我们历史上毁于兵火的文明还少吗?哪个王朝的改朝换代的汤武革命不是伴随着冲天的大火,洛阳、开封、咸阳多少文物毁于兵爨,项羽火烧阿房宫也没有多少人去谴责啊,是历史学家认为那是自家的内斗与外争有本质的区别,其实,无论内外,又何尝不是兴亡百姓苦呢!

还有当我们为很多文物流失国外而痛心疾首之时,我们时常会看到那些有幸或是不幸留在国内的文物在我们的手中,最后的结果是我们手中的文物毁掉了,而流落外邦的文物却保存的完好无损,文物流失到外国是国耻,文物在我们自己手中毁掉这是不是也是国耻?一个地区在外国人手中治理的时候接受了外国的文化经过多年的发展,其发展速度竟然比我们自己治理的时候还要快些,究竟是当时被外国侵略是国耻还是我们自己的落后治理是国耻?甚至更为极端的是为外国的奴隶还是为自己民族的奴隶,哪个更高尚些?民族国家之内的压迫与外国的压迫哪个更无耻?这些问题如果不能引起学生的思考并从中寻找一个合理的答案,那么我们便不会从历史上的“国耻”中汲取什么真正的历史教训。

 做亡国奴做汉奸是耻辱的,但是如果这个国家本身的就有三六九等的黑暗统治,就有剥削和压迫,就有生不如死的民众和奴隶,那么汉奸亡国奴与奴隶的待遇哪个更高级些?如果在一个所谓的国人政府中人依然分成了主子和奴才,依然存在着等级歧视,国民依然是吃人和被吃,这样情况下再多的耻辱是属于国人全体还是属于哪个人上人的政府呢?这样给国民带来耻辱的政府叫嚷着爱国的时候,究竟爱完国之后的国家是不是民众的国家呢?这样的爱国又有什么值得自豪呢!而这样的国耻真的是民众的国耻吗?如果一个不能让国民感受到国家幸福和尊严与自己的人生幸福和尊严一致的政府,那么民众也就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国耻!

 鲁迅曾感慨在革命以前,“我是做奴隶;革命以后不多久, 就受了奴隶的骗,变成他们的奴隶了”。我们的国耻教育如果不能使孩子分辨出国是什么,国耻的认识也就无从谈起?如果胡乱地让孩子们一味记忆一些僵死的史实,即使是历史上的耻辱,那或许增加的只是一些狭隘的民族骄慢之气,甚至沦为义和团的扶清灭洋也说不定。在当今世界各国交往日渐频繁的现代社会,这样的国耻教育或许才是真正的国耻。实际上,不仅蒙受外来的屈辱是真正的国耻,而内在不将民众作为国家的主体这更是国耻!只有国家主体是民众,民众才能与国家休戚与共,生死以之。只有认清外来所谓“文明”中的野蛮,又要分辨“传统”中的糟粕,才能理解真正的国耻并从国耻中汲取历史的教训。而这,正是我们中学历史教育的责任。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历史课程网赵文龙老师的历史博客

北京十一学校

http://eblog.cersp.com/userlog3/69869/index.shtml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