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教材研究 >> 教材理论 >> 文章正文
赵文龙:革命中的爱与恨
作者:赵文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2-28

 

 


读史札记·革命中的爱与恨


赵文龙

 

自近代以来,革命逐渐成为一个时髦的名词。很多记录中国近现代进程的史书,革命是一个重复率极高的词。起码自晚清已降,革命逐渐家喻户晓,在国人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且不说真刀真枪的革命,即使是在思想上动点革命的心思,在那个压倒一切的首要问题是稳定的年代,也会引起轩然大波。激情澎湃的《革命军》曾引起轰动沪上的《苏报》案,作者邹容就因为宣传革命而瘐死牢中。讲维新保皇而不得的康有为梁启超流亡海外,还在为革命还是保皇问题和激进的留日学生及其他革命党人笔仗不断,最后皇没保成,而革命风潮确实一日千里,不可阻挡。至于后来的革命理论,更是不断涌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李大钊对马克思主义和俄国十月革命的宣传,以及后来毛泽东思想中的工农武装割据等等都是把革命的旗帜举的高高。即使是1949年以后的建设时期,革命也并没有依然在人们心目中占据着重要地位。直到改革开放之后,革命的激情才逐渐消退,人们熟悉比激情更重要的是生活的美好,而革命的目的实际上也是为了他人生活的美好。当用改革也可以实现这样的目的之时,革命的退潮也就成为必然。但是在和平的有些落寞的日子里,当梦想的阳光不能照进现实之时,对昔日激情岁月的怀念与追忆,依然是一种时髦,抚慰着今日躁动不安无处栖息的寂寞灵魂。

以上革命的心思只不过是唐代诗人韩愈“物不平则鸣”道理的翻版,平等与博爱这些西方的舶来品虽然在晚清之后才传入中国,但是中国向来不缺乏民胞物与的济世情怀,更不乏路见不平一声吼的行侠仗义。至于刀口上舔血,脑袋别在裤腰上“冒着敌人炮火前进”的武装革命,自辛亥以来,更是历史中常见的景象。近现代历史这方面的实例不胜枚举,革命运动始终绵延不断,构成了中国近代政治的主要内容。各种政治力量为了抢占道德的制高点,往往都以革命者自居,先是同盟会革命推倒了清王朝,但民国建立之后军阀掌权很显然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等到北洋军阀被国共两党联合的革命力量推翻之后,国民党与共产党合作破裂,国民党和共产党都以革命者自居,只不过革命的对象都是昔日的朋友。在血与火中厮杀多年因日本的趁火打劫,国共再度相逢一笑泯恩仇,合作抗日,在抗日中各自的革命既抗日又防止同盟力量的壮大危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抗战结束,国共再度兵戎相见,一方咆哮剿匪戡乱,一方则高喊打倒独夫民贼,内战三年国民党退居台湾,到台后继续革命,而大陆红色中国的建立,枪炮之战少了,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一直到文革结束后才算寿终正寝。

如果我们看看持续十年的文化大革命这场浩劫,自然会让人令人想起罗兰夫对法国革命中追求自由的评价!如果说法国革命是自由啊自由多少罪恶假汝而行,那么中国的文革是革命啊革命多少罪恶假汝而行!

回顾近现代的革命史,我们不难感到革命者的豪情壮志和鲜血在近代历史中不断闪现,历史的残酷和血腥使很多人不寒而栗。同时也会是我们心生疑问,难道不能不革命吗?难道革命不能告别吗?

革命者的回答自然是不能,因为革命是被迫的,是自下而上的用武力来改变这个世界,你不革命社会就不会进步。但翻阅历史,不难发现,林林总总的革命者动机各异,但归纳起来大概有两类:一是为他人的革命,一是为自己的革命。有人出身于当时的社会上层,但不满于社会的黑暗,为追求更理想的社会,他们抛头颅,洒热血,抛弃了个人的名利,毅然决然地献身于自己崇高的理想。这样的人是真正的革命者,他们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自己所追求的事业。但也有一些人,其最初的革命,只不过是为了秀才娘子的宁波床,或者和吴妈困上一觉,或者是愤怒于“别人做到自己却做不得”,“别人享受自己却不能享受”,于是从此认定这个社会很黑暗,对自己不公,进而起来革他妈妈的命。这样的革命者在历史的革命话语中明说的不多,而在革命队伍之中,躬行的不少,于是所谓革命的洪流浩浩荡荡,实际上是泥沙俱下,革命与投机起飞,理想和现实共存。当革命的激情过后,我们破坏了一个旧世界之后,陡然发现我们建立起来的也不过是一个更旧的世界,并没有为新世界提供什么赖以自豪的东西。这样的革命与崇高的理想搅在一起,形成了革命的洪流,冲垮了原来的秩序之后,而重新建立一个所谓新世界的时候,这个新世界究竟新在哪里,则大可不必深究了。

革命者常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明白革命中的爱与恨,公与私,情与仇,才能真正的懂得革命,懂得在20世纪的末期为什么李泽厚们提出“告别革命”的消极,懂得北岛“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的绝望,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将历史中的革命看得真真切切明明白白。

当然我们永远对革命的理想主义者心存敬意,因为稀少,所以珍贵,因为无我,所以无畏!超越自我之上的革命者的爱与恨,永远值得后人尊重和敬佩。尽管不多,但是只要有,这个世界就有希望!倘若将其放大到整个革命阵营,则换来的只能是悲剧和失望。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