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教材研究 >> 教材理论 >> 文章正文
赵文龙:讲不讲邓稼先是个问题!
作者:赵文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2-9

 

教学反思·讲不讲邓稼先,是个问题!

赵文龙


人教版必修三第七单元现代中国的科技、教育和文学艺术中的第19课建国以来的重大科技成就,第一个问题是从两弹一星到载人航天。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教材重点描述了两弹一星研制背景,两弹一星研制的具体成就以及载人航天工程的进程。具体到两弹一星教材涉及了以下知识点:

背景:建国后中国一穷二白并面临着美苏等国对核武器和空间技术的垄断。

成就:

1964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加强了中国的国防能力。

1964年,中国自行设计制造的中近程导弹实验成功。

1970年,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发射卫星的国家。

以上知识点是学生应知必会的知识点,如果按照以上的知识结构重复一遍,教学任务似乎也完成了。但是教材为什么还涉及到钱学森回国及对两弹一星研制的贡献,钱学森艰难回国不是考试的内容,学思之窗中邓小平的那段话也不是考试的知识点。教材为什么要加上这些内容呢?

很显然,“醉翁之意”不在考试,在于情感态度价值观也。

从态度情感价值观来看,钱学森归国是很好情感教育的材料,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典型的情感教育材料是两弹一星的元勋—邓稼先。与钱老相比,邓稼先把自己的宝贵的生命献给了两弹一星,这样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无疑会对学生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产生一些影响。但考试肯定不考,讲还是不讲呢?

踌躇再三,还是决定要讲邓稼先。

有关邓稼先的材料很多,查阅资料之后,仿照百度的做法,我给学生介绍了邓稼先的几个人生镜头。

镜头一:1947年着学生装的杨振宁和邓稼先先后登上轮船来到美利坚留学

镜头二:西装革履的邓稼先在威尔逊总统号轮船上(取得学位后的第九天)1950年8月,踏上归国的旅途。26岁。1958年从人们视野中消失。

镜头三:茫茫戈壁滩上,穿着旧军大衣的邓稼先在风沙中勘测原子弹实验场(数年后罗布泊蘑菇云升起,整个世界震惊)。与此同时,他的同学杨振宁在美国大学教书,优越的条件和自身的勤奋使他攀登上诺贝尔物理学奖的高峰。 

镜头四:1964年10月原子弹试爆成功后,他又同于敏等人投入对氢弹的研究。按照“邓—于方案”,最后终于制成了氢弹,并于原子弹爆炸后的两年零八个月试验成功。法国用8年、美国用7年、苏联用4年

镜头五:戈壁滩上,某次核弹点火后未爆炸,众人面面相嘘,邓稼先说了句“我是总指挥”,然后只身走进实验场双手捧出哑弹 ,邓因此核污染而罹患癌症。

镜头六:1972年,邓稼先担任核武器研究院副院长。1979年任院长。1984年,他在大漠深处指挥中国第二代新式核武器试验成功。

镜头七:1985年,因癌扩散离开罗布泊基地回京,他在国庆节提出的要求就是去看看天安门。

镜头八:1986年7月16日,国务院授予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7月29日,邓稼先去世。

临终遗言“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八个镜头讲完,我的眼睛有些潮湿,学生的眼圈也红红的。我接着讲了郭永怀殉职的故事,并让孩子们看了核基地的遗址和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的两幅照片,一副为基地工作人员的欢呼,一副为腾空的原子弹蘑菇云。此时的教室内寂静鸦雀无声,但从孩子们的表情我知道,有什么东西已经无声地沉进孩子们的心田。即使再让他们去记忆那些枯燥的知识点的时候,他们可能想起,那些知识点背后的故事,那些枯燥数字背后的奉献和牺牲。

从考试的有效性来看,这样的处理显然多余。因为现在中学历史教材中根本没有邓稼先,只有两弹一星的成就。作为教师,你只要把两弹一星的背景、研制经过,意义记下来,就足以应付考试。

可是,真的因为考试让学生把这些东西记下来,就算完成教学任务了吗?

在中学历史课堂上,每每教师大声对孩子们说,同学们这很重要,把这句话画下来,记住,把那个知识点画下来背下来,学生忙的手忙脚乱。高效而繁忙的课堂,学生兴奋而疲惫的表情,这么多的知识点,我心中暗暗为这些孩子们叫苦不迭。但是考试考啊,关系学生前途,谁都明白,谁也不敢掉以轻心,迫在眉睫的事情是把考试考好,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于是课堂中疲惫的老师与疲惫的学生,讲知识点,训练答题能力,学生一脸的疲惫,教师一脸的沧桑,高效应试的课堂。背景、原因、过程、影响,知识点的系统完整,比较分析综合,审题答题怎么拿到高分的应试秘诀,翻来覆去的训练。

这就是历史学习,这就是历史教学的有效课堂?

就拿两弹一星来说,背景、研制经过、意义都记下来,两弹一星就算掌握了,这样的两弹一星历史缺乏什么?

人与人味!

有人曾说,读历史就是读人心,我们的历史恰恰缺乏的就是人心,历史考试中缺乏的也是人心,从考试技术来说,人心也是最不可测量,否则就不会有人心叵测这样的成语。

但是缺乏人心的历史还能叫历史吗?

课程目标中态度情感价值观曾经是三维目标的重要一环,它又是功利性考试中最难以体现的内容。具体就两弹一星来说,邓稼先的奋斗和奉献肯定考试不考。但是没有邓稼先们的奋斗能有两弹一星?两弹一星这个问题的教学缺少了邓稼先还能是真正的两弹一星吗?

教学中应该有些内容是应该不服务于考试的,服务于什么?服务于学生的人生成长,服务于未来,服务于情感态度价值观,邓稼先的人生镜头大概就有这样的功效,否则不会有寂静的掉根针也能听见的课堂,不会有学生含泪欲滴的目光。这样的教学虽然与升学无关,但是我却感受到学生灵魂的净化和情感的升华。

我为未来耕作,希望在学生的心田中撒下一颗善良的种子!

   
现在的课堂在知识点能力培养之外,我总希望在哪些疲惫不堪无可奈何的课堂中能够听到一些温情,一些与高效的考试训练无关的轻松和感动,哪怕只是一点幽默的故事使高度紧张的孩子们有一点点放松。但这样的奢侈总使我疑惑在功利性的考试面前我们是不是耽误了孩子的前程,要知道你所讲的孩子们听的都不是孩子们考试中要考的内容。虽然你所说的未来重要,态度情感价值观关乎成人,成人比成长重要,成长比成绩重要,但是现在可是一个比成绩不比成长的年代,成绩有目共睹,成长如何测量?假如考虑问题很现实的同学问你,老师,它是大学录取的标准吗,它是我们得到社会肯定的标尺吗?它是未来,未来太远,我们只能关心现在,您课堂上讲的内容与我们的考试有什么用吗?您这不是在耽误我们吗?面对这样的质疑,我能完全说服他们吗?

   
讲不讲邓稼先,真的是个问题!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