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教材研究 >> 教材理论 >> 文章正文
赵文龙:美化与丑化历史都是伪历史
作者:赵文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8-17

 

美化与丑化的历史都是伪历史


赵文龙

北京十一学校

 

人都喜欢将自己的光鲜的一面示人,真正象卢梭的《忏悔录》哪样无情地解剖自己的人少之又少,《忏悔录》之所以成为经典,与这样勇气不无关系,物以稀为贵。我们常见的回忆录多是成功人士的自我展示,里面浓墨重彩的是人生中“过五关斩六将”的辉煌,惜字如金或者干脆讳如莫深的是“走麦城”的人生低迷乃至为非作歹的罪恶,至于不得不说曲折也多是为了证实在命运挫折面前的永不低头,最终还是“改了就是好同志”,最后赢得了人生的成功。应该说这样的回忆录占据了自述历史的绝大部分,至于有的回忆录将自己的恶行败德粉饰遮掩有些干脆就是“拿着不是当理说”,在历史中也不乏其人。就拿历朝历代皇帝起居注或者什么朝什么帝的实录来说,你若真相信这实录是秉笔直书,那真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但掌握着话语权的王朝就要把它说成是“实录”你还真没有什么办法。而真正认为自己一生失败的人是不会写回忆录的,他们如草,如蚂蚁,如尘埃,在芸芸众生的世界中作为一分子,默默地生,默默的死,无声无息,他们构成了历史画卷中的背景和底色。在帝王将相的家谱般的正史里,是没有他们应得位置的。

人性如此,小到个人的回忆录,大到王朝的正史,留给后人的文字并非都是秉笔直书的实录。正如人都好面子,愿将人生的成功显摆于世人一样,王朝也是如此!

如此,我们所面对的历史应该是美化的历史。要说都是如此,也不尽然,比如历史上的王朝末年的帝王们,多是这个王朝败亡的主要责任人,在后人的眼中,往往是罪恶的代名词,著史者往往是将所有的罪恶都让他一人扛,似乎唯有如此才能解释这个王朝败亡的命运。历史是否如此,往往在道德的宣泄之中变得模糊,这样的丑化在历史中也经常存在。

现在看来,历史的万花筒之中,被打败的前朝的历史需要妖魔,今朝的见不得人的丑事需要遮掩,将敌人抹黑与把自己涂红同时进行,黑者更黑红者更红,杂色要一根根剔除,对立分明,历史经过了精心的梳妆打扮之后,给后人一个俊秀的面孔。而这个俊秀面孔的背后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是敌人被妖魔化后浓重的阴影,衬托着成功者的伟大和骄傲,然后再穿上上顺天应人的解民倒悬的外衣,很多王朝就是这样走进历史的。当然随着时间的流失,这些成功者的不肖子孙们难以守住祖宗的家业,于是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等到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之时,那被推翻的王朝往往以被妖魔化的失败者形象退出舞台的。周而复始的王朝,周而复始的历史,周而复始的美化与丑化,这就是我们丰富的历史。

汗牛充托的绵绵不绝的史书,仁义道德的字里行间写满了吃人。面对美化和丑化的历史,往往会使人生出青史凭谁断是非的困惑来。这是祖宗给我们留下的厚重的遗产,愿意不愿意都得接受,无所逃避。

怎么办呢?部分相信就是。之所以只能部分相信,是因为他们道出了他们想要后人知道的部分史实。至于不想让人知道的部分,或者已经掩藏起来的真相,我们也不要过去悲观。只要你相信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你相信真理往往不是掌握在权势手中,只要你相信世界之上并非都是趋炎附势之徒依然有人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冒自身被阉割的风险也不愿去阉割历史。那么,即使再大的权势能掩盖历史真相于一时,也不能掩盖历史真相于一世,即使能对当时的所有人掩盖历史真相于一世,也不能对后世的所有人掩盖历史真相于永远。

某位历史学家说过,学习研究历史仿佛探案,思维穿行于各种文字之中,或真或假,或美或丑,需要你的理性判断才能寻找到隐藏其中的智慧。面对这样纷杂多样的历史,孟老夫子有个破解的诀窍,曰“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既然任何文字记载的历史都不免带有主观色彩,那么学历史的自然不能见什么信什么,但我们也不应对这些主观色彩的文字记录一味怀疑否定。因为客观的真相就隐藏在众多的主观记录之中,只要我们坚持孤证不立的原则,多闻多见,多思考,客观的真相会在扑朔迷离的主观陈述中渐渐浮出水面。

学习历史,面对着发黄或者发红的历史书籍,请先记住,美化或丑化的历史都是伪历史,然后,才能拿起那散发着墨香的书籍,开始你的心灵之旅。


cangsangkanyun的博客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