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教材资源 >> 文章正文
《新京报》:孙文—从流亡者到大总统
作者:cersp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7-17


孙文 从流亡者到大总统

2011年10月09日

新京报

汪朝光


1911年,对于孙文来说,是命运翻天覆地的一年。他这个流亡海外16年的革命者,一举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华民国首任临时大总统。

从美获悉武昌首义

1911年10月11日,孙文与随行人员黄云苏正在奔赴美国丹佛市的旅途中。当晚,二人风尘仆仆地入住丹佛市布朗宫殿酒店328房间。

为给起义筹款,孙文这几个月一直在美国各地马不停蹄地演说。办完入住,孙文便匆匆取来十多天前已提前托运过来的行李,取出密电码本,译出十多天前黄兴从香港发来的电报:“居正从武昌到港,报告新军必动,请速汇款应急。”

十多天过去了,武昌起义情形如何?现在手中无钱可汇如何应急?深夜,孙文在奔波劳累和担忧烦乱中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上午11点多。在用餐的路上,他在报摊上购买了一份当地的报纸,上面赫然登载:“武昌为革命党占领。”

孙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从1895年以来他先后发动了十来次失败的起义,这十几年时间,他都是不停地在海外进行演说、筹款、举义,据史家估算,辛亥革命前十次起义,各方捐款总额约31万美元。最近的一次是当年4月悲壮的广州黄花岗起义。武昌起义,虽然不是孙文统领的同盟会的直接领导,但也是由革命党人领导的首次大规模军事胜利,新军宣誓入共进会的统一格式的誓词中便有奉“革命军政府大总统孙文”命令的字样。

短暂的狂喜后,他致电黄兴,告知迟复的原因,并打算暂不回国,“决意先从外交方面致力,俟此问题解决而回国。”

外交努力全部落空

孙文活动的第一个重点是美国政府。10月13日,他到达芝加哥,即令当地同盟会组织庆祝大会,会后他立即乘车至华盛顿。18日,他写信给国务卿诺克斯云:我曾经于上次访华府时,尝试拜访你,但没有如愿。今冒昧再致信你,希望和你作一次秘密会晤。

20日,又一次失望的孙文只得前往纽约。此时,各国驻北京使馆均收到由旧金山发出的革命党人宣言文本三份,阐明了革命党人在今后活动所必须遵循的原则,包括承认前任政府所签的条约、保护在华国民、建立邦交等内容。

11月11日孙文到达伦敦,通过朋友荷马里,结识了生产马克沁机关枪的兵工厂主达尔生。面对孙文这个潜在的大客户,达尔生立刻帮忙向外相格雷转交了函件:借款100万英镑,革命胜利后,“给英美在华若干优先权利”。

这份文件在英外交部被传为笑柄,格雷称他为“理论性的与喜说大言的政治家”,但同时转告孙文:“英国将保持中立”,并表示:“英国对袁世凯将予尊敬”。

16日,孙文致电上海《民立报》:“闻黎有请推袁之说,合宜亦善。”

21日,孙文抵达巴黎,这一次受到的待遇比美、英要好得多。23日,他访问了法国下议院,会谈气氛“极为和洽”,孙文提出法国是否立即承认革命政府时,“各议员均答以自当尽力为之。”接着,孙文受到法国东方汇理银行总裁西蒙的宴请。席间宾主言谈甚欢,但孙文提出借款要求时,西蒙却以四国银行团已达成一致协议严格遵守中立等理由婉拒。

至此,孙文的外交借款努力全部落空。他决定立即归国,此前,江苏都督程德全已致电各省都督,希望他回国组织临时政府。24日,孙文从马赛乘“丹佛”号归国。途中,他收到了英国政府不反对他经过英属殖民地做短暂停留的通知。

他的海外流亡生活从此结束了。

“所带者革命之精神耳!”

12月21日,广东军政府都督胡汉民专程从广州到香港迎接孙文。胡汉民劝孙文留粤练兵,不去沪宁赴任形同虚设的元首。孙文认为当时的关键问题是要尽快建立起全国的统一革命政府,“我若不至沪宁,则此一切对内对外大计支持,绝非他人所能任,予宜从我即行。”

12月25日早晨,上海吴淞口租界码头,细雨如织,雾气弥漫。9点45分,“地湾夏”号邮轮缓缓靠岸。黄兴、宋教仁和沪军都督陈其美走上船迎接孙文,背后站立着成千上万的欢迎人群。21响礼炮响彻天空。

早在孙文归国前,《申报》就数次报道他购买战舰、兵舰带回的消息。孙文一上岸,许多记者就纷纷询问他,“您这次带了多少钱来?”孙文回答说,“予不名一文也,所带者革命之精神耳!”

29日,各省代表在南京开会选举临时大总统。17省45人参与投票,每省一票。结果,孙文以16票当选。孙文随后给袁世凯发电称,“文虽暂时承乏,而虚位以待之心,终可大白于将来。”

1912年元月1日上午10点,孙文乘专车离开上海,一万多人到车站为他送行。专车经过苏州时,“共和万岁”之声数里可闻,常州、镇江欢迎者均有约一万人。大约下午5点,孙文到达南京下关,受到各界群众四五万人的热烈欢迎。其时礼炮齐鸣,“共和万岁”之声响彻云霄。

当晚,在总统府举行了庄严而朴素的总统就职典礼。孙文发布了《临时大总统就职宣言》和《告全国同胞书》。宣言表示将努力“尽扫专制之流毒,确定共和,普利民生,以达革命之宗旨,完国民之志愿。”宣言发布后,孙文下令定国号为“中华民国”。

就在孙文赴南京的前夕,据他的日本友人宫崎寅藏回忆:黄昏,宫崎寅藏走进孙文的寓所。孙文的部下大都到了南京筹备成立临时政府的事,平时闹闹嚷嚷的大院显得冷冷清清,人去楼空。

“你能给我借上500万元吗?我明天要到南京就任大总统了,但却身无分文。”

“我又不是魔术师,一个晚上去哪里弄这么多钱。”

“明天没有钱也关系不大。但你如果不保证在一周之内给我借到500万元,我当了总统也只好逃走。”

不愿就任财政总长的张謇替临时政府算过一笔账,估计每年财政将短缺八千万两之巨。胡汉民在自传中记载,一次安徽军情告急索粮饷,孙文朱笔一批拨20万,胡汉民持手批去财政部,发现国库只有银元10枚。

1912年2月12日,清帝正式下诏退位。第二天,孙文即向参议院送上辞职书,践行前言,结束了他45天的临时大总统之职。

本文撰写时参考了茅家琦著《孙中山评传》、李菁著《天下为公:孙中山传》等文章。

孙文(1866-1925)

惯称孙中山,广东香山县(今中山市)人,近代民主革命家,国民党创始人,三民主义的倡导者。1911年被推举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925年病逝于北京。1940年,国民政府通令尊称其为“中华民国国父”。

■ 革命逸史

孙文就任总统誓词

倾覆满洲专制政府,巩固中华民国,图谋民生幸福,此国民之公意,文实遵之,以忠于国,为众服务。至专制政府既倒,国内无变乱,民国卓立于世界,为列邦公认,斯时文当解临时大总统之职。谨以此誓于国民

“革命”二字的由来

1895年,孙文逃亡日本,报纸登载新闻:支那革命党领袖孙逸仙抵日。孙文说:“‘革命’二字出于《易经》‘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一语,日文称吾党为革命党,意义甚佳,吾党以后即称为革命党可也。”此后,“革命”一词被人们广泛运用至今。

■ 追忆与回眸

为啥是孙文?

在孙文当选为临时大总统时,一向与孙不睦的章炳麟颇不以为然,他认为这一位置,“论功应属黄兴,论才应属宋教仁,论德应属汪精卫”。他忘记了“论革命历史,论海内外声望,论建国学理,则应属孙文”。孙文就是凭这三条,当选为第一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

———唐德刚(节选自《袁氏当国》)

孙、袁的比较

孙中山富于强烈的理想主义精神气质,袁世凯信奉的是实力,尤其看重军队,这是袁敢与孙争胜的最大本钱。相比之下,孙中山忽视了专制统治传统所遗留的巨大影响,过于轻信还不成熟的民主体制。或许,这就是革命党与袁世凯矛盾激化时所面临的困境,最后,民国的创立者孙中山,却在民国成立一年多之后又被迫踏上流亡之路。

———中国社科院近代所研究员 汪朝光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