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历史学科网 >> 精品推荐 >> 文章正文
天津日报:深度分析岳飞悲剧
作者:天津日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2-22

 

从秦桧雕像说起 

2011年12月13日 

工人日报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秦桧在家乡南京江宁有了博物馆,其中还有一尊坐着的雕像,一时间引来网友无数质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日前在江宁实地调查发现,所谓“秦桧博物馆”并不存在,但坐像秦桧确实有。博物馆方面称,并未对用坐像还是跪像考虑太多,也毫无为秦桧平反之意。

  历史上的秦桧,陷害忠良,卖国求荣,本是公认的奸佞之臣,在岳王庙跪了几百年,被人鄙夷唾弃。而如今却由跪转坐,难道地位待遇果真就提高了一截儿?此前,上海艺术家金锋塑造了秦桧夫妇的雕塑站像,并为作品起名《跪了492年,我们想站起来歇歇了》曾引来一片议论。

  当下,以雕像形式示人的秦桧,或跪或坐或站,不仅仅是一个动作姿态的问题,更多地代表着公众对于善恶忠奸的基本评判,关乎传统伦理道德的标尺与杠杆动摇与否。

  其实,近来由于雕像、塑像引发争议的“雕像门”事件并不鲜见——从山西太原赖宁像因环境整治而被拉到偏僻乡村,到“河南宋庆龄基金会建造的塑像究竟是宋庆龄还是黄河女儿”之争,再到前些时日某大学的雕塑“以校董之脸配雅典娜之身”一事,都向公众传达着特定的精神内涵和价值取向,其存在的场合、放置的位置、甚至身上的每一处细节,无疑都掺杂着雕像本身相应内涵和旨归的表达。

  如果说一尊雕像纯粹为了个人表达,雕成之后置于相对私人的空间,或者仅仅在小范围内作为艺术探讨之用,自然无可厚非。可若把他们立于完全开放的公共空间,供所有人观瞻,有时则难免引来一些超出单纯艺术价值之外的讨论。当民众的价值期待与雕像细节所实际反映出的价值存在分歧和偏差时,就会出现人们口诛笔伐、群起攻之的尴尬结局,甚至引发伦理和价值取向上的质疑。

  如今,小到城市街头一角,大到广场展厅,雕像作为一种典雅的视觉艺术形式,已经越来越多地遍布于周遭生活。就文艺创作本身来讲,应鼓励其多元化创新,然而一旦牵涉到民族情感、价值理念等公共问题时,则要慎重思量其创新尺度了。(韩韫超)

 

 


南京江宁博物馆将秦桧坐像永久封存 将公开销毁

 
2011年12月22日

南方日报

 


秦桧坐像处已变成花盆。


  今年9月28日,南京市江宁博物馆新馆开馆,在《千秋江宁》的展厅中,出现了一尊坐着的秦桧像。“全国208个秦桧像都是跪着的,只有江宁这个是坐着的,这深深伤害了人们的感情。”此事引起了岳飞后裔的关注,连夜乘坐火车赶往南京。知名媒体人凯雷也将此事在网络上曝光,引起了国内外网友对这段历史的一次大讨论。

  而南京市江宁博物馆回应称,在几天前已经撤去了塑像并已“永久封存”,并向家属承诺“择日公开销毁塑像”。

  岳飞后裔抗议秦桧坐起来

  南方日报记者在网络上流传的图片上看到,曾在江宁博物馆展出的这尊秦桧像和普通人印象中的奸臣不同,他穿着一身官服,手里拿着纸,正坐在椅子上。据了解,秦桧是南京江宁人,在江宁曾发现秦桧家族墓,这座塑像也正好出现在江宁博物馆,引发了网友争议。

  12月18日夜,岳飞后裔联谊会副会长岳军连夜乘坐火车赶往南京,与江宁博物馆进行了交涉,一同前往的还有7名岳飞的后裔,岳军向江宁博物馆提供了一份书面的《严正要求》。《要求》中写道:“虽然秦桧是古代的江宁人,但是让秦桧坐起来绝不是大家的意愿。长跪不起的秦桧雕像,可以起到警示后人、教育后人的作用。一旦改变其形象为坐立,似乎在暗示秦桧无罪、为秦桧平反,如此一来,不仅是对历史的扭曲,也是对是非不分、忠奸不明、善恶不辨的肆意放纵。”

  12月19日,知名媒体人凯雷在某微博上曝光了此事,他发布微博称:“岳飞后裔联谊会副会长岳军先生今日抵江宁政府强烈交涉,江宁暂表态撤秦桧立像!”当晚,一批国内文化学者均表示赞成撤像,包括香港卫视执行台长@杨锦麟、百家讲坛教授@蒙曼、文化学者@吴祚来等著名文化人。

  “坐”还是“不坐”成网络问题

  此事经过网络发酵后,引起了众多网友关注。秦桧究竟能不能“坐”?引发了关注文化历史的网友们的一次大讨论,大部分网友都认为对历史人物的评价不应轻易修改,但也有网友认为对任何人物的评价都不能只看一面。

  认为秦桧不可原谅的网友占大多数,@山东滨州全景奇画就说道:“大卖国奸贼秦桧陷害抗金英雄岳飞这段公案,虽已成为久远的历史,但历史是不能忘记的。”微博“@寻欢”也说道:“永远不能让这奸贼站起来。为秦桧招魂是在挑衅普世伦理道德底线。”

  网友“胖胖鸟-查”相对冷静一些,他认为:秦桧也许真的被历史冤枉,但绝不能为他平反,因为他已然是岳飞这个精忠报国的道德楷模的守恒体,如果给他平反,道德天平的一端是岳飞一端却没了秦桧,岂非就失衡了。

  但也有网友认为,秦桧跪了几千年也有点冤,网友@昭襄武帝就说:“秦侩降金换来了南宋数十年安定与高度发达的经济。灭南宋的不是秦侩,是宋人自己。”

  “销毁”日程尚未安排

  此前,江宁博物馆馆长许长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秦桧坐像是制作公司做的,我们当时没有想太多,秦桧虽是江宁人,但我们没有为他平反的意思。”昨日,记者致电南京市江宁博物馆,相关工作人员证实,秦桧像在岳飞后裔代表来南京之前就已撤去,没有继续展出。当记者问及现在塑像所在时,工作人员称目前还放在博物馆库房中。

  对于塑像的最终处理,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永久封存”。但前日深夜,岳飞第三十三代孙岳海俊在微博上公开表示:“今天下午,江宁区博物馆许馆长对岳飞后裔代表承诺,近期会公开销毁已被所谓‘永久封存’的秦桧坐像。”对此说法,工作人员称既然是馆长承诺过,肯定会给岳飞后裔们一个交代,具体详细的“销毁”日程尚未安排。

  南方日报记者 蒋哲

 

 

 

谈江宁博物馆撤秦桧坐像:不该成两个家族的恩怨

2011年12月22日

南方日报  


南京江宁博物馆新馆——非“先知者”所云秦桧博物馆——撤掉了引起公众义愤的秦桧“坐像”,这是预料之中的;预料之外的,是馆方似乎迫于“岳飞后人”的压力才有此举。岳飞的8个“后人”(涵盖其30-33代孙),以岳飞后裔联谊会副会长岳军为首,赶至江宁博物馆,“每个人都一脸愤怒”,岳军还掏出了一份书面的《严正要求》。12月19日是星期一,江宁博物馆闭馆维修日,但这几个岳家后人“要求一定要进馆看看,如果秦桧像还在,最好是把它砸了”。对于博物馆里介绍秦桧文字中的“名相、权臣等字眼”,他们表示“感觉很不舒服”,为此还找了博物馆负责人,对方表示文字可以修改没问题。

 

江宁博物馆把秦桧坐像“请进来”陈列非常不妥是可以肯定的,那个所谓艺术家的作品在塑像的名目上——《跪了492年,我们想站起来歇歇了》——已有哗众取宠之嫌。岳家后人义愤也是可以理解的,但采取这样一种方式轮到在下有点儿不舒服,分明感受到了我们这个日益强调法治的社会的某种“丛林”状态。一个本该由社会作出的对历史人物如何评价的问题,似乎变成了两个家族之间的是非恩怨问题。在公众的舆论压力之下,江宁博物馆自然会审时度势,实在无需岳家后人赤膊上阵。

   

早几年还有一则新闻,道是生活在河南平顶山岳飞与汝州金兀术的后人,“终于抛却历史恩怨,实现了第一次握手”。金兀术乃何许人也?上世纪八十年代,刘兰芳的评书“说岳”风靡一时,有过那段经历的国人对其中的金国四太子兀术(完颜宗弼)都会耳熟能详,那是敌方最主要的军事将领。“你有金兀术,我有岳少保”,民谣更明白地道出他的地位正相当于咱们的岳飞。秦桧之毁我长城,长的就是他们的志气。但是,两家的后代坐在一起了。在见面会上,岳飞后人、全国岳飞思想研究会副会长岳玉顶说:“过去的一切皆成历史。我们两家能够聚到一起,对于后人来说,也有一定的历史意义。”金兀术的后人、完颜氏研究会汝州分会负责人完颜本玉说:“祖辈的恩怨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产生的,如今都已成为历史,相信我们会成为好朋友。”这种认识应该说是比较理性的吧。

   

反观去江宁博物馆的岳飞后人说:“一些大一点的城市,我们岳家和秦家是不通婚的。”据说,在一些地方,因为杨家将的故事,杨潘两姓也有绝不通婚的。比方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粤东北山区的一个杨姓村落进行田野调查,那里就是这样。放在从前的宗法社会尚可理解,在今天真的有些不可思议,只能说时代进入了21世纪,但理该扬弃的某些宗法意识仍然非常浓厚。秦桧干了什么,与他的后人何干?祖宗的事情正该由祖宗承担,后人不必代为受过,更不必迁怒于当年仇家的后人,把仇恨不断地延伸下去。

   

我倒很想知道,平顶山的岳飞后人该如何看待江宁博物馆的秦桧坐像,以及如何看待秦桧后人。未知哪路记者能发现这个新闻线索,跟踪一下。

 

 


 

岳飞悲剧缘何是必然?谁把岳飞推上断头台?

2010年01月04日

天津日报

李之亮


南宋抗金名将岳飞这个名字,永远镌刻在民族英雄的丰碑之上。古往今来,多少人扼腕感叹,多少人义愤填膺,至今杭州岳庙墓阙下还摆放着陷害岳飞的秦桧、秦妻王氏、张俊、万俟卨四人跪像,阙上则是一副对联: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其实陷害岳飞父子的岂止这四个人?岳飞的死,是金国贵族、宋朝皇帝赵构以及当时其他不少大臣的合力所致,所以说岳飞的悲剧是个必然,而不单单是由于秦桧当宰相才出现的偶然现象。这是一桩由不同人性侧面共同作用促成的宋朝第一大冤案。

 

赵匡胤杯酒释兵权之后,皇帝对军队一直控制得相当严密,靖康之变彻底改变了原有的格局:朝廷的禁军不管用了,于是在随后几年的抗金战争中,逐渐形成了某些大将手握兵权的局面。这些大将主要有江东刘光世、淮北韩世忠、湖北岳飞、陕西吴玠、浙东张俊等。在这些将领中,岳飞的年纪最小,以岳飞遇害那一年为限,当时刘光世已经故去一年,张俊、韩世忠也都五十多岁,而岳飞年仅三十九岁。早在岳飞名声还不太大时,张俊就曾在韩世忠面前盛称岳飞勇猛可用。那之后的几年里,岳家军果然不负众望,越战越勇,打得金人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当时金人非常凶悍,打算把南宋也一口吞掉,遇到岳飞这样的常胜骁将,当然恨之入骨,想尽快把他除掉;随着岳飞战功频频,原本作为长辈的个别大将,心里也越来越不是滋味:岳飞正在毫无知觉地走向凶险。

 

宋徽宗于绍兴五年死在金国,高宗赵构闻知后,便开始和金人商谈把徽宗遗体运回国的事,绍兴十一年,南宋派特使何铸前往金国。根据情理推测,何铸除了交涉徽宗梓宫的事之外,还有一个密命,就是请求金人将高宗的生母韦贤妃也一道放回,却没有涉及尚在人间地狱的宋钦宗,因为钦宗和高宗不是同母兄弟,高宗想到的只有他的母亲,至于钦宗,真回来还不好办呢:他回来,皇帝之位是不是还得还给他呀?倒霉的钦宗注定要死在北国,南宋不再需要他。金人吃透了高宗的心思,当然不会白白把韦氏放回,于是韦氏就成了双方谈判的筹码。据史书记载,金人明确提出的第一个条件是索要白银二十五万两、丝绢二十五万匹;第二,还得把唐、邓、秦、商四州大片领土割让给金国。至于还有没有第三(必须除掉岳飞),史无明言,但巧合的是:绍兴十一年八月戊辰“罢岳飞”、当年十二月癸巳,“赐岳飞死于大理寺,斩其子云及张宪于市”,而岳飞尸骨未寒,绍兴十二年的四月,徽宗遗体和韦贤妃便从五国城(今黑龙江依兰县附近)出发南下了。我们分析,当时金人是否把除掉岳飞也作为一个绝密条件,是很值得怀疑的。因为只要岳飞还存在,金人的一切欲望都很难实现。《宋史·岳飞传》里还有几句话很值得玩味,说当时南宋使臣洪皓被扣留在金国,以蜡书密奏南宋朝廷:“金人所畏服者唯飞。”他的意思很明确:朝廷务必要善待岳飞,他是金人真正的克星。“诸酋闻其死,酌酒相贺”。这些金酋是早知道岳飞必死呢,还是突然间得知岳飞已死呢?为什么后来钦宗死了五年南宋人都不知道,岳飞刚死金人就知道了呢?谁给他们传的信儿?

 

说高宗是杀害岳飞的主谋肯定没有冤枉他,尽管《宋史》里满是谴责秦桧的言辞,如果没有高宗,一百个秦桧也不敢杀这样的大将。何铸是个有良心的士子,秦桧本来派他审理岳飞之案,何铸深觉岳飞之冤,向秦桧做了汇报。秦桧大为不悦,明明白白地告诉他:“此上意也!”这是皇帝的意思!你敢违抗?何铸依然不屈,反驳道:“强敌未灭,无故戮一大将,失士卒心,非社稷之长计。”秦桧没法,才改命时任御史中丞的万俟卨,交代他务必将岳飞置于死地。秦桧“此上意也”四个字再次印证:高宗应该是答应金人用岳飞之命换取其母的,因为如果只涉及内部矛盾,完全可以罢岳飞的官甚至将他流放岭南,用不着将他杀害。金国是有这个野蛮传统的,他们恨谁,一定要宋朝交出那个人的脑袋,南宋后期的抗金名臣韩侂胄,也是被南宋朝廷砍下脑袋交给金人才算了结。

 

还有一个背景,可能被秦桧、万俟卨的残忍掩盖了:高宗对精锐部队都掌握在大将手里耿耿于怀,打算收大将的兵权。最先提出此建议的是一个叫范同的给事中,他上书说:大将在外,朝廷失控,将来必生大乱。请按祖宗之法,让这些将领回朝担任枢密院官员(当时的枢密院形同虚设),收回他们的兵权。秦桧当然极力促成,于是朝廷召张俊、韩世忠、岳飞三大将到临安论功行赏,同时命范同和林待聘分别起草了三份任命书:韩世忠、张俊担任枢密使,岳飞担任枢密副使,并明确说不准辞免,“押赴枢府治事”。张俊是个心眼很活泛的,立即表示把兵权全部交出,这时候岳飞作战犹酣,还没回到临安呢,这又成了一条罪状:目无君上。高宗更加警惕,秦桧也逮住了理,但还是没敢轻动,而是派已经“归顺”秦桧的张俊和岳飞一道在淮南狙击金人,此间明明是岳飞立下大功,张俊却污蔑他“逗遛不进”。张俊所以忍心诬陷岳飞,一是为了保全自身,二是对岳飞的功劳十分嫉妒,这真有点“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味道。朝廷本来也想拿韩世忠开刀,但又觉得直接惹他可能会有大麻烦,而且韩世忠虽然很不情愿,毕竟还算“识时务”,把“所积军储钱百万贯、米九十万石、酒库十五归于国”。张俊、韩世忠都把兵权交了出来,岳飞便成了被除掉的唯一对象。岳飞被杀害后,范同、万俟卨都升为参知政事,这在宋朝叫“拜相”,而拜相是皇帝独断的,根本没秦桧的事儿,您说,把岳飞推上断头台的人究竟应该是谁?

  

 


岳飞最后的悲剧成因 
 
岳培红   

商丘日报
 
 
文武双全的岳飞是拯救南宋王朝的大功臣,可是南宋以“莫须有”罪名毒杀岳飞于风波亭,时年三十九岁!悲哉!痛哉!岳飞如此效忠,为何却换来这样的下场?本文从主观因素如岳飞人格、性格、政治素养和客观因素如军制特征、时代文化特征等几方面进行理性的论述,试图找出岳飞最后的悲剧成因。

 
一、完美的人格

 
其一表现为天性好学,岳飞贵为大将后,仍然治学不倦,可是正因为他学问好,便触了宋廷的忌。文武分途,是宋代消除内乱因素的办法。文臣有知识而不能打仗,武臣能打仗而没有知识,以文臣治民,武臣带兵,又以文臣节制武臣,武臣协助文臣,不仅分工合作,用得其宜,而且可以互相牵制,无论文臣武臣都不敢造反。一旦有一个武臣居然有与文臣一样的知识,这岂不使文武分途的办法失去效用?此文武双全的武臣,当然要被视为危险分子。

 
其二是不贪财。宋代的将领,特别是南宋初年的大将,差不多个个都贪财,只有岳飞是例外。诸将皆贪财,他偏不贪财,可见他志不在小,志不在小,便是宋高宗所疑忌的。

 
其三是不好色。南宋初年诸将,少有不贪财的,更少有不好色的,宋高宗倒觉得诸将好色也是可喜的。贪财的人已不足畏,贪财而又好色,更不足畏了。 一个不贪财而且不好色的人,越发使宋高宗感觉到难以驾驭了,这当然构成岳飞悲剧的成因。

 
二、深得民心和军心

 
在南宋的“中兴四将”中,岳飞带的军队最有纪律,最有战斗力,而且真正做到了“饿死不抢粮,冻死不拆房”,深得老百姓拥护,而一个下面的军官得到如此深重的“民望”,是任何一个皇帝都会忌惮的。这么一个深受人民欢迎,赢得人民褒奖的人物,在当时的皇帝看来却是自己皇位的最大威胁。

 
三、刚烈的性格

 
绍兴七年(1137年),岳飞已升至太尉,进入朝廷一品大员之列。按理说应熟悉为官之道,在朋党倾轧、功高而受毁谤的上层集团尽量克制情绪,学会明哲保身一套学问。但岳飞性格不仅未改,反而因功高名盛而更无忌讳。由于个性所致,树敌太多,人生悲剧由此开始潜伏了。

 
四、不谙政治

 
岳飞不谙政治其一,表现为:一味主战、“迎回二圣”犯了皇帝的忌讳。1127年金军南下攻破宋都城开封,北宋亡,史称“靖康之变”。北宋康王赵构同年逃至应天府称皇帝,年号建炎,后定都临安,史称南宋,赵构就是宋高宗。赵构是在徽、钦二帝先后被掳的“天赐良机”之下登上皇帝宝座的。赵构突然拣了个这么大的便宜,在惊喜之余肯定时时担心失去,而岳飞却不合时宜地提出:“直捣黄龙,迎回二圣。”宋高宗听了能不恼火?

 
岳飞不谙政治其二,表现为:带兵武将干预立皇储。宋高宗即位以来,欲立皇位继承人的国本问题,一直悬而未决。本来,宋高宗曾生一子,名为赵旉,在苗刘兵变时,备被拥为“明受”皇帝,苗刘兵变被镇压之后,赵旉也随之夭亡。问题之严重性还不止于此,宋高宗在扬州因受进军突如其来的惊吓,生殖能力随之丧失。这一讳莫如深的宫廷秘闻,却不胫而走,朝野都知道皇帝已丧失生育能力,使得臣民十分不安。后来九岁的宗子赵伯琮,后改名为赵瑗。绍兴二年五月,高宗封宗子赵伯琮为保庆军节度使、建国公。

 
但当时赵伯琮处境仍然十分微妙,虽被封为国公,但未被封为皇子。宋高宗仍对自己恢复生育能力抱有幻想,不甘心把皇位就这样轻易地让太祖之后。

 
绍兴七年九月,岳飞接到谍报获悉金人欲废刘豫,另立钦宗之子为宋朝皇帝,企图分裂南宋政权。正统观念很深的岳飞对此忧心如焚,不顾参谋官薛弼的再三劝阻,也不顾宋代武将不能参与立储的传统戒规,在晋见时贸然请求高宗早立皇太子以备不测,高宗听后蓦然不悦。

 
五、“岳家军”三个字犯了大忌

 
宋代的军制是很特殊的:首先由文官为军事机构正职,并将地方部队的强兵一律收到中央,是为禁军;地方部队只留老弱残疾,是为厢军。禁军又分为好几支部队,各自统辖。采取军事行动时,首先是朝议,即讨论该不该打,然后派谁去打?定了以后,皇帝会颁发半块兵符,给指定出征的大将。然后大将拿着这半块符去枢密院合符,合上兵符后,枢密院会开张证明,并写明需要调动的兵力总数以及调哪支部队,这是枢密院的职责。然后该大将拿着证明文件和兵符去太尉那调兵,太尉掌管兵马,但是没有调兵的权力,只是个军事训练机构,这即是所谓的“统调分离”。

 
尽管南宋初年由于形势的客观需要,北宋那套严格执行的军制没法完全实施,“岳家军”这三个字也并不是岳飞自封的,是老百姓叫的,但是传到皇帝耳朵里,效果是不一样的,随后的事实(岳飞还在不断兼并其他游兵)更加重了赵构对岳飞的担心。所以,赵构除掉岳飞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六、时代文化特征

 
或许五代十国时期的武将们给人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恶劣的缘故,大宋帝国开国不久就实行了彻底的以文制武政策。对武将的猜忌和防范,向来是赵宋恪守不渝的家规。自靖康之难宋室南迁后,为抵抗金人侵略,不得不依靠武人来摆脱灭亡的威胁。在对金作战中,武将地位上升,改变了北宋文武的格局,但是士大夫对于武将的敌视态度并未因国难当头而有所减弱。还在金人南侵、宋廷处在风雨飘摇之中时,他们就开始盘算夺回兵权了。

 
综上所述,岳飞最后的悲剧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岳飞本身的性格特征和政治素养,宋高宗赵构为了向金人屈辱求和,苟安于世,千方百计剪除抗战势力,固然是重要原因之一,但基本原因仍是赵宋王朝长期来推行抑制武人的政策,造成高宗与岳飞之间矛盾日益尖锐化的结果。此外,“飞握重兵,昧保身之策”,恐怕也是包括他在内的封建社会中一切不肯媚事权贵、刚正不阿的官员,所以遭到杀身之祸的一个主观原因。

 

 4我来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